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熱血人物

林忠遠 行動守護太陽花學運[ 2014-03-30 ]

林忠遠和學生建立了革命情感,學生常拿芭樂等食物給他,叮嚀他快點吃。(記者施致如攝)

林忠遠手腳俐落地從學生手上接過紙盒、寶特瓶等回收物,快速分類。(記者施致如攝)

林忠遠在抗爭現場幫忙清理垃圾,做資源回收。(記者施致如攝)

六十二歲的林忠遠頭髮花白,在抗爭現場一張張稚嫩年輕面孔間,格外醒目。(記者施致如攝)

林忠遠隨時到廁所巡邏,拿抹布擦乾洗手台、地上水漬,以實際行動支持年輕人。(記者施致如攝)

反黑箱服貿公民們展開史上最長時間佔領國會行動,太陽花學運持續延燒。議場內一張張稚嫩的年輕面孔間,頭髮花白的林忠遠格外醒目,他默默站在角落,手腳俐落地從學生手上接過紙盒、寶特瓶,快速分類,還到廁所巡邏,拿抹布擦乾洗手台、地上水漬,戴手套擠壓垃圾,更換新的塑膠袋,以實際行動支持年輕人。

佔領國會最年長參與者

林忠遠常被誤認為是立法院工作人員,六十二歲的他,其實是這場佔領行動中最年長的參與者,戲稱自己是「撿垃圾的professor」,他回憶起佔領議場第一天,出入口都被封死,學生們無法上廁所,只能尿在寶特瓶裡,隔天就是他來清理這些瓶子,「我一個個倒掉,不覺得髒臭還是怎樣,對我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別人不做我就來做,我的人就是這樣子啊,也沒有人強迫我」。

不過,林忠遠不是跟學生一起「衝」進來的,而是被「擠」進來的。三月十八日晚上,他在中山南路入口外看到有人翻牆,怕自己年紀大了跌倒吃不消,不敢跟進,轉向濟南路入口,有人率先翻牆打開鐵門,突破警力防線,場外群眾順勢湧入,混亂中,林忠遠跟著學生的腳步,踏入國會殿堂,展開將近兩週的佔領國會生涯。

「我們在外面抗爭那麼多年,從來沒想過要跨過立法院的門,不可能的嘛!」林忠遠不是社運新面孔,職場退休後,多次為了反核走上街頭,看著眼前與兒子年紀一般大的學生,他表示,年輕人組織力很強,進場後自動自發分組運作,人人都能獨當一面,「實在太佩服他們」。

林忠遠說,是代替兒子來參加反黑箱服貿,讀台大法研所的兒子忙著準備出國參加辯論比賽的資料,想參與卻力不從心,林忠遠心想,老爸退休了,可以幫這個忙,進入議場後,他告訴兒子,「爸爸代替你坐在這裡」,不過他的兒子上飛機前,曾瞞著他到立法院外靜坐,事後還不忘傳簡訊叮嚀他「要睡飽」。

林忠遠心想,「踏進議場,可能是老天安排,要我來幫忙做些事情」,自稱「龜毛」又有「潔癖」的他,平常就愛打掃,看到排水孔被毛屑堵住,立刻回家拿工具來清理,現場學生見狀,也成立回收小組,加入管理垃圾行列,「讓外面的人知道,我們沒有這麼亂,會把環境整理好」,一開始有人不守規矩亂丟,林忠遠不厭其煩再三提醒,現在大多數人都很自動自發,他笑說「這也是一種教育」。

參與佔領行動近兩週,林忠遠坦言「說不累是騙人的」,年紀大了很少熬夜,頭兩天睡不到兩小時,到第三天實在撐不下去了,回家睡了一會兒再過來,現在都是靠意志力支撐,但是「年輕人讓我很感動,我們能做的就是這樣」,選擇默默守護這群太陽花,在黑夜中綻放光亮。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