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幕後推手

《太陽花側寫》為何仇視媒體[ 2014-04-05 ]

太陽花學運進入第十九天,國會議場內、外各種對學生的不滿,如壓力鍋逐一爆發,從記者、鄰居到激進份子,以林飛帆、陳為廷為主的領導階層,還必須承受來自馬政府以外的各種壓力,媒體互動是最大挑戰。

這群衝進立院的黑島青成員,多數從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開始,這場歷時一年的社會運動,從面對政府、政客、群眾、警察,面對組織內部、其他團體,從街頭行動、訴求論述到推動立法,讓這群孩子得以歷練成長,但唯一缺乏的是面對媒體,因為反媒體壟斷運動目的在限制現行媒體所有權過度集中,多數時候是主流媒體中「消失的聲音」,學生們總是自架傳播管道,在每場行動時透過網路現場直播,經由社群網站傳播訊息,他們不需靠主流媒體,也不信任主流媒體,甚至存在對部分媒體報導的憤怒與仇視。

但三一八這一晚,學生佔領國會議場後,學生與記者成了這封閉場域裡最密切的互動者,攝影記者二十四小時緊盯學生一舉一動,各媒體爭相報導林飛帆、陳為廷。對學生而言,他們必須有效管理、確保安全,所以執行門禁管制,從看證件到搜包包。但對記者而言,這是一種採訪權受限,甚至有記者認為非法佔領者無權對記者進行管制。對學生而言,他們不願無時無刻被拍,但對記者而言,這些都是新聞。

是的,學生們在這場運動中,學習如何尊重記者採訪權,但在這場運動中,記者是否也學會了尊重受訪者人權?是否也自省,當我們要求學生提高公民素養時,記者是否也該提高專業素養,發揮自律精神,真實報導新聞,維持做為記者,最起碼的尊嚴呢!(記者陳曉宜)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