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幕後推手

《太陽花側寫》為何佔領國會[ 2014-04-02 ]

三一八學生佔領國會,三二三群眾攻佔行政院,批判太陽花學運者,總將這兩起事件混為一談,自此將學生套上「非法暴民」,事實是,前者為國會失靈而佔領,後者則是為佔領而佔領,背後有著完全不同的深層意義。

林飛帆、陳為廷等黑島青成員與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決定在三一八佔領國會,確實是因張慶忠的三十秒震撼,臨時起義,但選擇佔領國會,則是長期對國會失靈的憤怒與不得已。

去年五月,反媒體壟斷專法在立院交通委員會一讀通過,自此該草案在政商糾結的黑色國會裡,被作掉了,901反媒體壟斷聯盟推動法案從無到有,協調整合NCC版、民進黨版、國民黨楊麗環版、台大版,得出901版本,著力最深的就是黃國昌,即使過程中的政治遊說工作非黃國昌負責,但一部即將通過的專法,卻在綠營無法堅持、藍營力挺財團下,胎死腹中。

緊接著五月三十一日,朝野黨團深夜協商,暗夜三讀通過《會計法》第九十九條之一修正案,讓顏清標的特別費除罪化,等於藍綠聯手欺騙選民。

八月,公民團體組成憲法133實踐聯盟,發動罷免馬系立委,先拿吳育昇開刀,歷經五個月努力,在第二階段連署失敗,公民團體體認,在中選會保護傘下,依循法治體制路徑,根本無法撼動這群爛立委。

期間,馬王九月政爭,更將馬英九的違憲亂政,王、柯地下政治結盟攤在陽光下,這群長期關心國家發展的學者與學生們再也不認為,現在的國會還能真正為民。張慶忠事件,更令人深覺,國會已在執政黨獨大、在野黨無能下,嚴重失靈。

所以他們選擇佔領國會,而非行政院,三二三的擦槍走火,是群眾運動頓時擴大後的必然,三三○凱道五十萬人的震撼證明,太陽花學運,沒有非法暴民。(記者陳曉宜)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