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遍地開花

法國巴士底獄演說 聲援反服貿[ 2014-04-07 22:21 ]

位於法國的台灣民眾,在巴士底獄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聲援台灣民主以及反服貿學運。(圖擷取自YouTube)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灣學生反服貿佔領國會的行動,獲得遍布全球19個國家的台灣人聲援,而在人權與革命搖籃的法國,也有台灣民眾群聚當年法國大革命的起源地巴士底獄(Bastille),發表聲援台灣學生反服貿的演說,並且痛批中國共產黨由外打壓台灣國際地位、中國國民黨由內箝制台灣民主的行為。

演講稿中譯全文:

 我們來自台灣,福爾摩沙之島,一個位於東亞的主權國家,獨立而民主。有自身的外交、幣­制、護照、軍事,法國並且在我們居留證上註記國籍為台灣。然而,在中國的壓力下,台灣­被排除於聯合國及眾多國際組織(如世衛)之外。

 國家的主權地位不被國際社會所保障,生為台灣人有一種集體的不安全感,一種終遭中國併­吞的日常擔憂。烏克蘭面對了來自俄國的地緣政治的壓力,而台灣所要面對的,卻是中國那­企圖吞併的野心。

 我們抗拒中國的貪婪野心,守護著民主價值,抵禦著中華帝國的擴張主義,畢竟事實是:過­去的120年來,我們(幾乎)都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除了外交壓力及數以千計的飛彈瞄準威脅,中共也很清楚去運用經濟與政治的不可分割。在­台灣進行民主化的九○年代之際,中共也開始以投資與租稅優惠招攬台灣企業家前去,這造­成了今日有百萬台灣人在中國工作與居住,並且,台灣出口對中國的依賴往五成前進。在2­000年,民主化讓有法西斯過去的國民黨下台;在2008年,對中的經濟依賴給了該黨­再度上台的機會。

 從2005年起,國民黨以其統一立場和中國合作。而抵抗此國共共謀,構成了這幾年台灣­主要的爭議事件。兩年前,我們奮起反對北京授意的資本家形成媒體托拉斯;今年初以來,­我們奮起反對強加中國認同的教科書;而現在,我們奮起反對服貿協議,如您可以在看板上­所見到,一個會危害民主與主權的經濟協議。

 曾經這麼久生活在不安全感及中國的壓力之下,台灣人已經理解到:一再退讓只是會讓自己­陷入不可挽回境地。一星期前,我們站起來了,向國民黨說不,這個不保障我方權益的執政­黨,

向中國的貪婪說不。國會已經攻下,這是史無前例的,這是一場「台灣之春」、一場台灣製­造的「六八學運」。

 我們歡迎依民主與透明過程所簽定的協議,當然啦,台灣向外開放著。但目前服貿協議卻有­六點問題:一、這是黑箱作業的結果。二、對台灣一方存在著不公平。三、和國家安全有關­的產業(如通訊、網路、交通)也毫無防備地開放。四、500萬服務業人口(就業人口六­成)所受到的衝擊沒有被評估,也從無補救之議。五、台灣部份,將只有少許大財團以其與­北京的關係而受益,小企業將受損,而更加劇的經濟依賴,將深化島上居民的不安全感。六­、台灣有豐富的移民史,比如我的祖先也有來自中國,但是是非常久遠的事。移民總受到歡­迎,但是中國政府過去在新彊(東土)與圖博,以移民稀釋掉原居者的作為,讓我們埋下戒­心。目前的協議裏,並沒有對中國人移入有任何總量管制。

 總之,透由此協議,中國能取得關鍵產業的控制並能操作人口組成演變,將能更廣泛而且更­深入地對台灣進行控制與監視。

 每臨選舉,中國總是施壓於台灣人,警告我們若不票投那臣服於中國的國民黨,下場將會是­烏雲密佈。兩次國民黨的上台,讓國際社會產生了台灣有意歸屬於中國的印像。但是,他們­低估了台灣的自身認同,我們不會放手讓台灣成為第二個圖博,我們不會放手讓台灣成為克­里米亞,以反服貿之名所掀起的起義,就是要向國際社會傳達的一個明確訊息:我們會努力­抵抗國共的私謀,

我們會努力抵抗中國殖民台灣的野心。

 台灣不是問題,台灣不是一個有待中國解決的問題;台灣是答案,台灣是一個平衡美日中勢­力的答案。台灣人不是一種模糊的身份,台灣人不是一種中國可任意消抹的模糊身份;台灣­人是清晰的身份,一種經由憤怒、鬥爭、起義而清晰的身份。

 謝謝支持台灣,謝謝支持憤怒的台灣人、不屈的台灣人。

聲援支持憤怒台灣人佔領國會演說: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