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2014-04-10 ]

記者鄒景雯/特稿

宰予大白天睡覺,老師孔子看了,很不高興,責罵: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馬金六年,搞到國會遭到佔領,形同一次軟革命,這個時刻,不去面對朽木與穢牆的本質,居然還繼續沉溺在國際視訊會議這種老把戲,再怎麼雕琢、粉刷,只是更加激怒人民,耽誤國家,蓄積下一次更大的反抗而已。

與美國的智庫搞視訊會議,這是陳水扁時代盛行的點子,馬英九撿到籃子裡就是菜,忘了這出於他最瞧不起的對手。這類視訊,不能說毫無國際宣傳的價值,但對馬金政權來說,現在更要緊的是,弄明白國際媒體競相爭奇的毒舌評論為什麼都這麼斃命?若不是擊中要害,又是什麼?

已成死棋的兩岸服貿,是被馬金自己搞死的。學運期間傳出,有位台商見總統,提出折衷案,相談甚歡,一心以為事有轉圜,第二天,金秘書長就與台商會面,第二次再要見總統,時間一再更改,最後見了,總統改說不可行。這故事,有兩要點,首先,這流程,其實不是個案,就有部會首長證實:經驗模式差不多,金還是金,只是當時的他什麼都不是。第二,如果連在中國最大台商都站在對立面,這服貿要服務的對象,豈不是更不成格局了?什麼原因令馬金非要這樣不符比例原則的急迫攻心?

這堵糞土之牆,同樣反映在部會首長的語無倫次上。同樣的杜紫軍,可以前一天坦承服貿像感冒藥,沒什麼大不了,第二天又說沒服貿,FTA國際談判全停擺。同樣的王郁琦,可以過去說絕無黑箱,現在耍嘴皮稱與學運的決策困難相同。政務官為何全像跳樑小丑?如果不是馬戲團裡只教這招,道理何在?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