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書劍集》給與取[ 2014-04-08 ]

◎歐陽書劍

太陽花學運照亮了媒體、官方的陰暗面,但是,仍有糊塗帳等待被揭露。談判是給與取的過程,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爭論至今,有人知道我國給了什麼、取了什麼?給了多少、取了多少?協議已經簽訂,沒有保密問題,官方甚至都要強行生效了,卻沒有人能夠回答這些後續政策推動的基礎問題。

純就經濟上的「利」而言,服貿簽署成果有相對客觀的衡量方式,最簡單的方法是計算因此可增加的經濟規模以及就業人數。官方委託中華經濟研究院所做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經濟影響評估報告」,結論是服貿對我國「各服務產業的總產值均具有正向效果」,對服務業就業也具正面效益。

不過,官方版本的服貿效益只有四億美元左右,約能使我國服務業總產值增加○.一%,可以說是總體受益,但效果有限。有必要為了如此微幅的效益,激起社會的強烈不安?在引起國人的疑慮,並捲起太陽花學運後,官方於是強調貨品貿易更為重要,但若服務貿易協議不能按簽訂條文生效,貨貿將沒有機會簽署。

官方的說法邏輯不通。如果貨貿更重要,當然沒必要異於世界各國的慣例而先簽署服貿了。不過我國官員對給與取或許一向糊塗,但是中國對什麼可以給、何時給,卻清楚得很。從兩岸經貿談判過程可以看出,中國總是站在其本身角度,按步驟的開放,重要產業更是如此,絕非所謂的「讓利」。

以我國出口中國最重要的面板而言,經濟部在與中國談判ECFA早收清單時,就面對國人期待將面板列在免關稅的清單中,但因中國想要發展面板業,二○一○年經濟部談判受挫時,以面板業出口中國金額太高,且競爭對手日、韓也處於同樣競爭條件為藉口,表示已列為次優先名單,卻忘記ECFA的目的,在二○○九年十一月九日新聞稿中還強調「政府推動洽簽ECFA,有助領先日、韓競爭對手國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優勢」。

金融業也一樣,中國在服貿協議中開放我國前往設置村鎮銀行,是為配合其發展村鎮銀行未見效果的政策;而福建的同省異地支行,也是為發展海西經濟特區。進入新市場是機會,但在雙方受益情況下,若說中國「讓利」,未免太誇大。

貿易談判是給與取的過程,但不是以數量計算成果,而是要檢視是否具戰略性和重要性。服貿爭議至今,民眾並不知道我國官方給了什麼、取了什麼,這不是最基本的議題嗎?如果不知道那些產業是原來不想給的卻給了、給了多少,如何判斷談判結果的優劣?如何擬定協助業者的計畫?如何爭取原來爭取不到的項目?又怎麼判斷「利大於弊」?而中國,如果也拿了它想要的,那是什麼?

資訊透明在這次學運起了兩大作用,一是照妖:不管是誇大的ECFA和服貿利益或是官員言行的前後矛盾,都難逃網路搜尋的驗證;二是除魔:任何作假終難逃揭穿的後果,不管是到學運現場假裝尋找莫須有的女兒,或是藉機抹黑、抹綠、抹黃學運,均有網友提出錄影的反證。這場學運印證了資訊透明的重要,服貿協議若照原方式黑箱過關,後續的兩岸協商將更加沒有節制。

一場學運,不管是跳樑小丑,或是理念戰神,都留下了紀錄。當發言者難以抹去主張,當閱聽者習慣已經改變,當歷史不再由當權者定義,才是民主的再塑造,太陽花成就了台灣民主蛻變的契機。陽光,果然是最佳的防腐劑。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