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期待更多藍委遵從民意勿做馬奴[ 2014-04-07 ]

正如太陽花學運之歌「島嶼天光」,二十天的反服貿抗爭終於天光乍現,立法院長王金平昨日親赴立院慰問學生,並發表聲明,承諾在完成兩岸監督條例立法前,不再召開服貿協議的朝野協商,跟學生「先立法、再審查」的訴求精神相符。王金平此舉只是盡了身為立法委員、立法院長的本分,將民意置於黨意、馬意之上,吾人期待更多藍營委員能夠傾聽民意,勿做當權者的奴才,方可打開當前的政治僵局,徹底摧毀了馬金江集團統治的正當性。

其實,以反服貿為主軸的太陽花學運發展至今,雖然高潮迭起,三三○更創下五十萬人走上街頭的高峰,但在馬政府動用國家機器的消耗戰下,偶爾也不免陷入師老兵疲的低潮。尤甚者,從馬總統密友金溥聰回台後,原本對於學運只是虛應故事的府院黨,態度明顯轉趨強硬,一波波的反撲行動於焉展開。從媒體操作、發布偏頗民調、司法追殺、製造學生破壞公物、上千件法案卡關輿論、偽造美國對民進黨不滿、企業大老請命、官方婦女團體的柔性呼喚,官夫人為先生訴說委屈的信函,甚至立院部分街坊鄰居抗議等奧步,紛紛出籠。戒嚴的幽靈已在馬政府身上借屍還魂,台灣能否深化民主價值,或是退回專制獨裁年代,甚至被出賣給中國,此刻是歷史的關鍵。

因此,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王院長的表態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首先,它意味去年九月政爭帶來的國民黨裂痕已無可彌補,身兼黨主席的馬英九不再具有唯我獨尊、號令天下的權威;而一個裂解的國民黨,對於台灣民主體制與政黨政治的提升,具有正面的功用。如果在戒嚴時期,權力運作在密室、黑箱之中,馬英九等人的伎倆確實可以得逞。然而,今日已是民主與網路科技的世界,資訊已然透明化與全球化,民智大開,統治者無法隻手遮天,捏造、扭曲事實,壟斷媒體,因此這些自以為聰明的「小刀流」權術謀略注定失敗。而身為最高民意機關大家長的王金平,顯然已體察時勢與民意所向,選擇與學生、民眾站在一起,不願意成為馬金江統治集團的陪葬品。

其次,太陽花學運具有代表多數民意的正當性。它的崛起象徵年輕世代拒斥與反擊馬政府執政後視為理所當然的親中政策,以及其所帶來下一代生存條件與環境的惡化。換言之,太陽花學運正在阻止台灣向中國沉淪。那些所謂自由派、自由市場信徒,力倡台灣走向全球化、向世界開放、不要怕競爭,此番主張看似合理,問題在於其所謂全球化是「中國化」的代名詞、向世界開放是向中國開放,不要怕競爭乃是要以台灣中小企業迎戰中國的國家資本企業,後果如何不問可知。事實上,若以中國化的程度當做檢驗台灣開放程度的指標,那麼在兩岸大門未開之前,台灣企業早已大量西進,而民間估計赴中投資金額亦超過二千億美元,豈能將其冠上鎖國、邊緣化之名?如果這麼龐大的對中投資與工廠外移都無助於台灣經濟成長,反而導致民眾薪資倒退、貧富差距擴大,則再擴大對中國傾斜的規模,依舊死路一條。尤其,馬政府視為重大成就的ECFA簽署三年了,但台灣經濟依然毫無起色,如何能期待國人相信服貿、貨貿一過,台灣經濟就會再現繁榮景象?

尤要者,經濟利益不是人類追求的唯一價值,人類的幸福,包括民主、自由、公平、正義與生命的尊嚴等。簽署服貿,一則對方是企圖併吞台灣的敵人,可能危及我國家安全,其次,中國將會利用經濟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台灣的目的。香港媒體已受其箝制,不但言論自由受到壓縮,媒體人的生命安全更遭到威脅。而這次太陽花學運中,特定媒體惡質做法,明目張膽的抹黑扭曲,更是血淋淋見證中國黑手伸進台灣後的後果。

如今,無論太陽花學運如何結束:是統治者妥協讓步,抑或是發動殘酷鎮壓?這場波瀾壯闊的學運已經締造了台灣民主的新頁。那個懦弱無能,一意孤行,滿口仁義道德的馬政府官員,按照他們當年要求阿扁下台的滿意度十八%標準,早該辭職向國人謝罪了,居然個個還在廟堂之上指點江山,以粗暴手段對付手無寸鐵、滿腔熱血與正義感的學生。人民的力量終將把這些自命清高卻道德墮落的學者官僚掃進歷史垃圾堆。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