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匪馬[ 2014-04-06 ]

一個新的漢字,出現在台北市說是「國會」立法院周邊的路上,有人以標語牌向著人們顯示。大大的「匪馬」字,加上「下台」,讓人為之一笑!一個「總統」做成這個樣子,還撐得下去嗎?

說是「國會」,其實是二戰前日本統治時代台北第二高女的校舍。戰後的代表接收進占者,在它的政權被推翻、易幟,流亡來台後,就改制成立法院,專司類似行政院立法局的工作,而行政院則是日本時代台北市役所。這個不像樣的「國會」,在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晚間,被一群有志的大學青年們占領了。接下來的星期天,行政院也淪陷一整個夜晚,更延伸到三三○這個星期天,五十萬人湧入凱道及周邊的風潮,運動還進行中。

馬英九成為眾矢之的,事實上,這次的學生運動也衝著馬,以他的妄為:違背正常程序,強要「服貿協議」快速過關,以應中華人民共和國索求,而起。奉馬意的中國國民黨立院黨團有人想要偷雞摸狗,逕將應逐條審查之案,偷渡到院會。

馬英九似將成國民黨中國末日總統。他的像國家的國家。在黨內,他的怨聲四起,追逐大位的諸侯擔心被拖累,躍躍欲取而代之,卻又投「馬」忌器。鍘王之舉無功,也是另一種權力僵局。而與赴中朝貢與中國連結的連戰一夥黨國大老形成的壓力集團又爭相求寵,荒腔走板的權力形貌令人訕笑!

馬是一個台灣俗諺所說:「無彼個尻,吃彼個瀉藥」(沒那能耐,卻坐那位子)的政治權力郎中。被認為憑一張臉,而非腹肚內面的料,他一路譁眾取寵,得享高位。卻是高處不勝寒,徒然暴露了他才德俱缺的空殼子,爛殼子——一些和他握過手的人,連帶遭殃。常常出口暴露常識之欠缺、讓人恥笑,卻又蠻橫無比。

漢字中文,有時讓人會心一笑。說文解字,有時一目了然。「匪馬」字:匪馬、馬匪也。舉著「匪馬」下台標語,遊走在靜坐抗議學生群落之中,彷彿警世的巡更人,昭告著天下,直指馬為罪魁禍首。

這一隻馬,害了真正的馬,看牠們明亮的眼神,驍健的身姿,不論騎乘或馱物,都是人類良伴。「匪馬」只是一匹害群之馬,此馬非馬。「匪」者歹人也;「匪馬」者騎著馬的歹人也!一個已失去統治正當性的假人,成了亂源,似已人人得而誅之。只是馬屁族也一大堆,混在黨國的權力影子裡,徒生歹戲拖棚。(作者李敏勇,詩人)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