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要與困獸陪葬?[ 2014-03-12 ]

記者鄒景雯/特稿

陷在絕境中的最後頑強抵抗,絕對瘋狂無比。如果馬英九決意要貫徹: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得再行耽擱、文字不得修改,就可判定他已經近乎瘋狂狀態。

馬英九面前,不是沒有正道可走。審視條文即將造成的衝擊,訓令所屬提出因應方案,緩解衝擊產業的憂慮,或可創造與社會對話的空間。倘若只思使出壓制的手法,悖理而行,國民黨立委該不該買單,最好看清楚情勢,需不需要隨著一顆即將西沉的落日,一同步向黑暗?

這個時候,與國民黨人講道理,已是對牛彈琴。看看,昨天馬政府令經濟部次長卓士昭出面駁斥前國策顧問郝明義的遣詞用句,以及政府動員中經院,邀集台經院、台綜院、金融研訓院等智庫,將在本週舉辦所謂的座談會,開宗明義就表述「基於服務業的升級轉型、加速提升經濟成長動能以及服貿協議案之遲緩,影響其他自由貿易協定的進展,甚至國家經貿被邊緣化等情勢」的既定立場,大可判定:這個政府耗費全部資源,就是執意要走上片面決行的單行道,已經毫無理智可言。

既然如此,那麼回到主戰場,當前的關鍵顯然是六十五名國民黨立委的態度。要與這群利益集合體對上焦,得抬出政治算盤來撥珠給他們看。被老共吃得死死的這紙服貿協議,是馬英九一個人師心自用的晉升梯,與黨內其他人無關,社會卻要承擔高度風險。

再者,全黨也都知道,馬英九找郝朱胡定期聚會,透露的是高度的危機感;而朱郝胡一一以他事提前離席,這肢體語言,說明的是大伙「看著辦」,看著什麼辦?十二月選舉重定江山。

今年選舉有任何閃失,馬英九黨主席難保,這三人,都是馬不安的對象,其中,馬最怕的是郝龍斌。由於黃復興黨部的鐵票,郝龍斌是黨員投票的實力派,具有扳倒馬英九的最大勝算;而即將賦閒的郝龍斌也已開出了第一槍,深知民怨已深的大頭斌,未來是不會講情面的。胡志強與朱立倫有沒有默契?有鼻子的,都能聞出答案。

換言之,服貿的爭議,馬英九不想解決、只想硬幹,在前述的微妙氣氛下,要不要當馬腿部隊?不但外面在看,黨內也在看。這不是豪賭,而是政治自殺,因為,把一個人與三個人放在天平上,還會不知輕重嗎?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