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服貿協議 聽聽李顯龍怎麼說[ 2013-07-11 ]

新加坡,不是一個民主國家,但是其所謂「開明專制」的政治體制,甚獲馬政府不少閣僚的傾心,這些年來,在諸多施政作為上,似乎頗有照著星國菁英決策模式依樣比劃的痕跡。師法他國,要去蕪存菁,學其長處避免重蹈短處,最忌畫虎不成反類犬。最近,李顯龍有場公開的演講,對於服務貿易協議的洽簽有番經驗之談,可惜馬英九非但完全沒學到,甚至還做出了前述大家最不願見的最壞選項。

新加坡,論規模,嚴格而言只是一個城市,環境與資源,與具有相對完整產業結構的台灣,放在一起比較,對新加坡並不公平。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的政府治理,可能牽涉國家領導人的養成出了問題,卻令人汗顏地不如新加坡。

一個彈丸之地,要爭取生存,只有走向外拓展經貿開放的路徑,以星國而言,基於追求市場一體化、強化區域整合的東協經濟共同體,其與各國洽談的進度,自然成為星國當前馬不停蹄的推動要項。最近,李顯龍與當地金融界會面時,就被關切到這個議題,他的認識與分析,在這個時刻,對於台灣的政府菁英來說,應該有不小的參考價值。

李顯龍的重點有三,首先,新加坡正與東協就貨品貿易、擔保合約、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但若干國家無法在服務貿易上讓步,仍存在貿易障礙。其次,服務貿易比貨品貿易困難之處在於:貨物可以有名單,致力去除關稅即達成目標,但是服務貿易則涉及政治問題、經濟問題,甚至各國的基本原則問題,因此複雜度極高。最後,他認為,新加坡要在自由市場與政府介入之間尋求平衡,不會走純粹主義路線,同時,服務業一開放,就是自由市場,若衝擊境內的實體經濟,政府是要負最終責任的。

新加坡的政策路線因而非常清楚,要對外開放,要區域整合,但是要有策略、有步驟的進行,若干項目更要加大政府角色,例如住宅政策等等。即使是李家天下,沒有反對黨干擾,決策者態度仍非常謹慎小心。講到新加坡與台灣,誰比較開放?早有公論。但是相較於馬政府把服務貿易的談判置於貨品貿易之前處理,以及日來相關首長談話的「內容」,馬總統給大家口號傳教:「開放興旺,閉鎖萎縮」、「我們不能抱殘守缺,故步自封」;以及經建會管中閔所謂「認清大局,要識大體,這是台灣的前途」,因此反對國會修改服貿協議條文。這是不是關起門來、自以為是的做皇帝,根本連最鄰近的東南亞整合過程中遇到的眉角都不甚了解,更遑論如何獲取國際經貿博弈場上的智慧與殷鑑了。

馬政府自己鎖國,以為對二三○○萬人進行愚民,人民與國家都會乖乖當他的實驗品,隨便他異想天開地指使若干服務業要接受經濟總量懸殊的國家前來不公平競爭,好讓特定服務業要如何去中國開拓市場,那麼大家只好請遠來的和尚給馬英九念念經,希望他聽聽不同的曲調,看看別人的治國是如何臨淵履薄,戰戰兢兢,深怕在決策時犯下任何可能的錯誤,導致不可逆轉的惡果。而馬政府在舉國質疑沸騰下,還能偏信透過國共合謀,自喜於業已取得超WTO待遇嗎?

打掉黑箱作業、缺乏評估的服貿協議,促使政府重啟兩岸談判,這既符合國際經貿談判的常態,也能彰顯台灣努力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最基本的監督制衡運作,以及公民發言權的重要。政府之前做錯了,現在要靠全民一起來改錯,以確保人民福祉與國家利益免受侵蝕,這已經是社會普遍共識。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