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有了,反而更慘[ 2013-06-20 ]

「兩岸關係存在有一些複雜因素,現在的作法是先求有再求好,循序漸進。」在馬總統這項最高指導原則貫徹下,最近五年,台灣與中國雙方的政府已經簽署了十八項協議,明天,透過兩會白手套,將再追加一項「服務貿易協議」。「有」了這十九項協議,台灣各種政經指標卻未因此變「好」,反而持續加速變壞,甚已顛覆了「有」的價值與意義,換句話說,有了反而更慘。

「先求有再求好」要能成立,有兩個基本構成要件,第一,雙方必須達成後續談判的程序共識;第二,我方必須擁有要求對方後續談判的籌碼。前者,涉及到主政者的戰略堅持與務實程度;後者,則關乎政府團隊到底具不具備國際談判的基本能力。以上種種若稍有缺陷,就會造成先求有但無法再求好,於是當然只有一直停留在不好的階段。有了,卻是不好,那麼這種「有」不在建立並擴大雙方的共同利益,卻是等同於談判弱勢一方的片面割地賠款、流血輸出,是為「不平等條約」。清國的李鴻章即因此被直指為「喪權辱國之賣國賊」的同義詞,一百多年後,雖幾經翻案,仍深植人心,可見箇中厲害。

國共預定在週五即將簽字的服貿協議,其內容究竟如何?不要說台灣民眾到現在不清楚,甚至連政府應允對中國開放的國內相關產業這些利害關係人,同樣被決策黑幕蒙在鼓裡。包括美容美髮、旅遊、貨運及中藥等產業的業主與從業人員稍早已經發聲反對,並醞釀上街頭抗議,但依舊未見經濟部主管部門有任何補救,立即採行誠懇的政策溝通,經濟部的產業評估報告竟然顛倒錯置,要遲至九月才能出爐,這包括切合實際的產業調查與訪談嗎?非也,居然又是全球貿易分析模型(GTAP)試算,中經院這個接受政府經費補助的單位早在ECFA談判時已是社會笑譏的「畫靶院」。如今,政府射完箭,這些御用學者又要出來重操舊業了?至於海基會的嘴臉更是囂張,副董事長高孔廉宣稱:受影響的產業,政府會給予補救輔導措施。因此即可合理化黑箱作業?全然忘了海基會的身分不過只是一個行政委託單位。

公共政策的產出,利害關係人必須是重要參與者,這是構成決策過程中有關問題確認、議程設定、政策形成、政策合法化等程序中的關鍵組成,以此檢視這次的服貿協議,乃至之前的十八項協議,可以說這個政府連如何制定公共政策的基本學理都棄之不懂、不睬。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得意地保證「使命必達」,這到底是一個如何的團隊?

馬政府先求有,究竟有沒有求好?這是一個事實問題,足供檢證。五年前,我們有了兩岸空運協議,為避免邊緣化,俗稱第五航權的延遠權到現在拿到沒有?我們有了食品安全協議,三聚氰胺受害者獲賠償了沒有?四年前,我們有了司法互助協議,現在指標性的大尾經濟要犯押解回國受訊了沒有?三年前,我們有了ECFA,虱目魚、石斑等樣板產業的下場如何?當初希望「台灣接單、中國生產」,活絡原料、零組件、半成品的商機,現在反而讓中國形成替代性產業聚落,台灣製造業的春天又在哪裡?明天,循著相同國共閉門決策模式準備硬幹的服貿協議,尚未畫押,影響龐大台灣就業人口的受害產業已經強烈表達反對意見,馬政府連面對都不敢,誰又能推翻「同理可證」?

這個只求有不求好的政府,向來把人民當成猴子,在中國事務上執意「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其與現代版「李鴻章」何異?明天服貿協議的簽署,基本上已是擋不住了,現在僅剩一個機會,就是相關條文未來送到立法院這一關,屆時六十席國民黨立委將是所有受害人民的「陳情」對象,人民與馬英九到底誰重要?大家應該要求國民黨立委給個說法。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