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全民總動員

〈全球觀測站〉 廢核全民共識 德國好樣的 2014-06-17

照片 有些德國地區在夏天因日照久而貯存的電,其實還輸出賣給法國。(胡蕙寧攝)
照片 德國從鄉間到市鎮,各家屋頂的日光能再生板越用越多。(胡蕙寧攝)

文/駐歐洲特派記者胡蕙寧

德國廢核之路走了遙遙四十多年,最終可以達成正果,在於他們沒有一個會動用所有納稅義務人資源來擁核的政府,德國的政客也不會只算錢、不顧命、更不管子孫的遠景……

德國所有的家庭都知道,走上替代能源的廢核之路是一條不歸路,也因此從鄉間到市鎮,各家屋頂的日光能再生板越用越多,只要陽光一出頭,就到處銀光閃閃地光耀市容。

不少家庭一開始還是採行自然能源與傳統能源並用法,互補有無。但卻也有更多的人家,電能自足到足以賣給私有地區的電力公司,月底再來拆彼此買賣後的餘額,不少人家還因此有利潤可賺。

在德國已經21年的台僑媽媽劉威良說,德國從1998年起物價就持續上漲,不能將所有的通膨都歸咎於廢核。大家以為核能很便宜,但如果將核能的建造與污染成本都算入,核能一點都不便宜。她說嫁到日本的姊姊家也裝了太陽能,因為他們有土地可裝,未來日本姊夫還可以用太陽能當退休金,早點退休呢!

德國廢核之路走了遙遙四十多年,最終可以達成正果,在於他們沒有一個會動用所有納稅義務人資源來擁核的政府,德國的政客也不會只算錢、不顧命、更不管子孫的遠景。他們知道核能的問題攸關人命,在生存至上的這個大前提下,先擬出正確的廢核方向,再來就是如何執行跟調整過度期的程序問題。

<改變供電模式>再生能源電力攀升 早超過核電供應

歐洲的電網一向互通有無,外界誤解德國廢核,導致電不足得跟法國買,其實是截取片面的說法。有些德國地區在夏天因日照久而貯存的電,其實還輸出賣給法國。尤其是法國夏天遇缺水而無法冷卻核反應爐,因此核電生產不足時,就必須向德國買電。

德國聯邦國會綠黨籍議員希薇雅˙戈婷烏爾(Kotting-Uhl)去年受訪時就說,德國電力供應並沒有外界形容的困難,根據估算,2013年1到3月還有10.579千兆瓦/時(GWh)的電力可供輸出,比起上年同期足足加碼150%!德國電力過剩主要原因就是在2012年增加了太陽能跟風能供電。全德國都在致力於改變德國原有的供電模式,好讓再生能源供電量攀升,到去年已經達到總電力供應的22%,大大超越核電的16%了。

戈婷烏爾也強調,擁核者老說核電便宜是在說夢話,核電的隱形成本只是沒有明白列出在核電項目的帳單上,但卻必須由全體納稅人來共同買單。一生反核的她認為只有發展再生能源,才是解決人類能源供應跟氣候變遷的根本大計,一拖再拖只是延誤而已。

這之中還讓德國家庭都認清的一個殘酷事實是,他們永遠找不到一處可以安放核廢料的地方,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家園附近提供給危險的放射物資存放。更爆出之前埋入廢棄鹽礦坑的核廢料桶,現發現鐵筒腐蝕,坑道滲水,還必須再花上一大筆鉅資開挖出來重新安置。但是至今對於如何處理還是沒有一個安全處所跟方式來定案。

<核安誰敢保證>保障人民安全 領導人有魄力

德國廢核之路不是一蹴即成,而是交叉並進。我在上世紀末留學德國,寒暑假在德國大廠西門子打工時,就聽到同事討論說德國大公司積極尋找替代能源的研究早就上路,他們知道這是未來的生意,更是人類不掏空地球、不受限石化原料跟這些原料供應國控制的唯一生存之道。

1986年的車諾比核災給德國社會第一個大震撼,福島核災只是最後一根稻草,從此廢核的民意終於成為德國的主流,包括原來擁核的政黨都轉向。

小從家庭大到政權,梅克爾領導的基民保守黨原來是跟國民黨一樣擁核,因為他們經濟掛帥的主張跟傳統核電廠的掛鉤最深。

但是在日本福島事件後,梅克爾驚覺到連日本這樣素有科技維安聲譽的國家,都難敵天然災害引發的核廠危機,於是她再也不敢替德國的核電廠保證了;不但立刻啟動幕僚研究,聽取各方報告,開始檢驗所有德國核電廠之外,甚至任內就決定將綠黨打拚數十年的廢核政策收歸己有,在德國最保守的政權下宣布廢核。

摘下總理的面紗,梅克爾自己就是一名家庭主婦。身兼家庭主婦的她還被拍到過自己提著菜籃,在下班時去超市買青椒。她之所以敢在這兩種身分下領導國家走上這條路,就在她認知正確方向後,必須給國家一個交代。這樣的魄力讓她飽受政敵攻擊,卻也成了全歐洲最受愛戴的國家領導人。

梅克爾不敢保證的核安,馬英九在全世界最高地震帶的台灣居然敢保證,確實讓世界稱奇,讓台灣人擔憂。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