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總體檢》金馬獎淪為中國電影作嫁 應重新尋找定位 金馬52該大破大立了 2014-12-09

照片 李安在金馬50時,返台擔任評審團主席,展現金馬獎的國際高度。(資料照,記者王文麟攝)
照片 金馬50帝后回娘家熱鬧半世紀,經典畫面讓粉絲回味再三。(資料照,記者王文麟攝)

電影組/專題報導

金馬51歲了,今年喊出「從1開始」的生日期許,但這個開始卻相當膽顫心驚,中國電影「推拿」和中國演員陳建斌成為獎項大贏家,主持人不時操著裝模作樣的京片子,甚至讓陳建斌的老婆上台發表感言,讓許多觀眾紛紛關掉電視、轉台,也讓金馬走上背離觀眾的絕路。

長期以來金馬的定位問題常常被拿出來討論,以法國為例,坎城影展是舉世知名的國際影展,最大獎項「金棕櫚獎」幾乎年年都是不同國家的電影,但同時法國也有「凱薩獎」,完全以法國電影和影人為主體,兩者定位不同,各有所宗;在金馬影展企圖將自身提高為全球華語電影最高獎項的同時,其實對台灣電影產業和影人而言,更需要的則是一個屬於台灣電影的國家級獎項。

需要一個屬於台灣電影的國家級獎項

再者,在華語電影的前提下,目前拍攝華語電影的國家無非就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香港(也屬於中國)等寥寥幾國,其中又以中國的產業規模最大、資金最多,相對條件比其他地方更具優勢,如果今天金馬獎以華語電影最高獎項為本位,那麼為中國電影作嫁的狀態也就順理成章。

有人會說在金馬得獎的中國電影在中國往往是非主流或是受到打壓的,台灣的金馬獎將獎項頒給這些電影,顯示出金馬的高度和氣度,也展現了評審團是以藝術本位作為考量,沒有「分豬肉」的狀況發生。

但我們回過頭來檢視,為什麼台灣人要辦出一個獎項來獎勵別國已明顯壯大的電影市場,為什麼我們要為另一個國家的專制打壓當出口,裝作我們是個身心健康的大人?尤其在我們自身電影產業都體質虛弱的時刻,難道所謂的高度和氣度,比不過扶植台灣電影產業更為重要?

恐成虛有其表的最高獎項

若金馬不以台灣電影為主要考量,那麼就像作家徐玫怡在臉書上對金馬的評論所言:「在我眼中它的目的並不是扶植台灣電影工業、鼓勵台灣電影人,它還是大中國主義下的服務項目。」讓金馬變成了虛有其表的「最高獎項」,如此要走向另一個50年的金馬,若不再重新尋找其定位,就已經死在這個從1開始的生日宴會上。

更多專題
電腦版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