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課綱扭曲歷史.新聞專區

《冷眼集》馬英九、羅福星與課綱 2014-03-03

記者鄒景雯/特稿

二○○五年,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以紀念「光復一甲子」為名,開始在舊黨部大門前選擇性地掛起台灣抗日人物的巨幅畫像,在開放的社會氛圍下,不消多久的議論,大家就沉澱出一個初步結論:表面上,馬先生希望營造出其重視台灣歷史的宣示意義,實際上,他在強調台灣抗日,推動台灣連結中國。

二○一四年的今天,羅福星像早就從舊黨部前被除去,馬英九一邊請王曉波大改高中課綱,一邊來到羅福星百年追思會上,繼續述說他腦中荒誕的想像,不察或刻意扭曲已經發生過的事實。不察,是常識不夠。刻意,則出於政治需要。然皆誤導大眾。

羅福星的父祖是中國廣東客家人,母親是印尼的葡萄牙後裔,血緣具體反映在他的相貌特徵上。十八歲,他跟著祖父到台灣苗栗,短短三年後,一九○六年即返回廣東,因而才有機會加入中國同盟會,成為馬口中的革命志士。羅福星在一九一二年才又來到台灣,次年,在苗栗成立「抗日志士大會」,但因消息走漏,尚未起事,即在淡水被捕。

羅福星的「苗栗事件」,除了解前述非常簡短的本事,還必須放在整個「武裝抗日」的脈絡中來檢視。基本上,史家將一八九五至一九○二年劃為前期,這時候的台民具有較高的「反日復清」意識,也就是馬希望尋找的民族情感。但是,被歸為後期的一九○二到一九一五年,抗日的口號有了很大的改變,這時,訴諸自立與自主成為主旋律,已不再流行連接中國。這點,可能要讓馬失望。

昨天,馬英九說,「歷史說明台灣與中華民國關係密切」,「沒有烈士拋頭顱灑熱血,革命不會成功,台灣也不會光復」。在羅福星時代,台灣為日本統治,不會因為羅福星曾參與中國革命,就與「中華民國」有關。今天的台灣,國名叫中華民國,兩者也不是分立的概念。至於台灣脫離日治,是二戰日本戰敗的結果,扯到相距卅年殉難的「烈士」,大家以為然否?

以馬英九的發言水平,可以想見課綱被修的下場。回想羅福星落獄時寫下的「犧牲血肉尋常事,莫怕輕生愛自由」,這自由的高舉,馬英九配嗎?不汗顏嗎?

回專題首頁 »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