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課綱扭曲歷史.新聞專區

翻掉新課綱的三段大戰略 2014-02-06

記者鄒景雯/特稿

年假期間,經過密集的行動,各方的接觸,大約可以把反課綱的社會動能,按照其側重的不同,分成三派:一,程序正義派;二,內容攻防派;三,公民抗命派。這三組主張都是對的,但是,什麼才是以翻掉新課綱為目標的大戰略?

主打程序正義者,即違反既有機制、民主程序,過程違法,就無實質正義,例如昨天到教育部抗議的公民教師,是以此為起手式。從課綱內容切入者,提出大中國史觀下與現實脫節,必然需要靠造假來填補的核心問題。公民抗命者,認為課綱已經通過,那麼就鼓吹:你訂你的,我教我的,我讀我的,民進黨宣布六縣市抵制即是一例。

這三者,若分散並置,多數時候會成為散兵游勇,如果要成為一支專業的、效率的部隊,就必須自動整隊,才能在最適當的時機,做出最中的的行動,把力量最大化。這正是團隊合作的理解,也是領導統御的作用。

那麼,反課綱的社會力量又該如何整編?如果,把重要的時間序列這個觀念放進行動中,是不是能讓整體的行動更有節奏?也就是,先打程序。要求教育部公布課綱調整的流程、參與成員與文本內容。

因為,截至目前,不但政治操弄內幕重重,甚至連外流的新課綱僅是中途版,都不是最後定本,只要官方拖延公布,批駁內容就會成為拳擊棉花。但是打程序,則可不斷猛攻要害,目標是退回課綱,否則焦土抗爭必須盡出。待教育部說明新課綱後,這點蔣偉寧至遲到國會開議終須面對。這時逐條的內容戰必須登場,目的在厚實反對的力度。

至於公民不服從,則是最後階段的事情,那表示推翻課綱已經無可奈何,以大台南為例,多數高中職仍在教育部手上,南市政府可管的只有四所,喊話表態就算了,真要實踐,是寡不敵眾,且有淪為教育割據之虞,更要者,這是自我設限。這情況,民進黨六縣市大同小異。

試想,前述三階段是不是比較符合邏輯?若是,這三派,應該促進理解,在主旋律之下,可以同時兼容側翼,互為支應。眼前,主力部隊必須全攻教育部違法、反民主、反透明。既為毒樹,必為毒果,課綱只有退回一途,沒得妥協。

回專題首頁 »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