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活動 & 追思專題報導

從竄改歷史看二二八事件 2014-02-28

一九四七年的今天,台北群眾陳情抗議官方查緝私菸開槍打死無辜案件,官署竟再度無預警射殺手無寸鐵的民眾,造成重大傷亡,是為二二八事件。六十七年前從台北大稻埕引爆的二二八,隨後演變成軍隊鎮壓屠殺人民、政府全面捕殺社會菁英、族群衝突,加上白色恐怖,台灣遭到黨國當局長期外來統治,至今尚未成為正常國家社會。二二八被列入人類史上大屠殺事件,以受害人數之眾,社會創傷之大,堪稱台灣的國殤,各方是以和平日來紀念這一天。

紀念二二八要能為台灣帶來和平,必先誠實面對過去,公開真相,探究以往錯誤。正因如此,今天各地不僅有多元的追思活動︰紀念會、展覽、遊行、宣傳活動之外,還有繼續探究真相的著作發行,例如《阮美姝一生與228平反實錄》、重譯葛超智(George H. Kerr)《被出賣的台灣》。其中,高雄中學等四所學校學生為紀念當年「雄中自衛隊」所發表的宣言,道出這些活動的要旨︰重要的歷史事件不應該閃避,…受害者有權利知道真相,只有揭露真相才能為社會帶來寬恕與和解。

同樣地,紀念二二八必須記取經驗教訓。回顧事件的發生,一言以蔽之,是外來統治者在政經社會文化多行不公不義引發普遍民怨,黨國當局卻在二二八以開槍回應。

實質言之,戰後黨國當局把盟軍暫時接管當長期統治,以陳儀為首的當局作威作福,騎在台灣人民頭上,接收變劫收。政治上,陳儀集政軍大權於一身,「新總督」用人幾全為外省及「半山」,台灣人在公職及自治權利飽受差別對待,加上官僚腐敗,原先對中國所懷期待迅即破滅。經濟上,中國內戰殃及台灣,輸出糖米等物資,卻輸入惡性通貨膨脹,統制經濟之下的民生極度困頓。

社會文化上,封建且無效能的接收大員,以外來統治者的姿態歧視台灣,日本時代在現代化已有進境的人民,對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甚為反感。簡單說,台灣人雖對日本時代統治不滿,陳儀政府卻更令人搖頭,進而積累廣大民怨,庶民甚至以「狗去豬來」描繪當時狀況。

二二八不時在台灣引發爭議,主因是真相不明、元凶未究、正義不彰、遺害未除。事隔六十多年,很多被捕失蹤者「罪名」為何,當局從未給個理由;律師出身的湯德章被指「危害國家民族暴徒」遭槍決後數日,高等法院判他無罪。個案既能瞞則瞞,二二八因此是「只有受害者卻無加害者」的謎團,整體受害人數至今莫衷一是,連派兵鎮壓的公認元凶蔣介石,猶有人為他塗脂抹粉。從而,二二八仍是沒有真相與公平正義的悲劇,傷痕和陰影繼續籠罩台灣。

台灣民主化之後,李登輝、陳水扁兩位總統都曾積極面對二二八,道歉、補償、公布相關史料。相形之下,馬英九總統雖也有若干表示,且拉攏受害者家屬,但他選擇性作為,替國民黨開脫,且偏重李友邦等反日本、認同中國等人士,以致招來「敷衍」、「躲避」等批評;諷刺的是,李友邦、張七郎等支持中國的台灣人,仍在二二八慘遭當局毒手。

尤其馬政府近月來透過調整高中課綱,刪除「白色恐怖」,強調日本殖民統治,引發極大爭議;不但到教育部抗議團體接連不斷,今天更有「二二八翻轉教室—街頭公民課」的活動,顯見社會追求真相、反對洗腦、守護教育的嚴正要求。

另一方面,也有人散布二二八「事件無元凶」、「日本殖民政府安排」、「中共黑手」等乖離史實謬論,足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識之士關切再來就是竄改或甚至拿掉二二八歷史,如果台灣人民不群起撻伐,黨國體制當年封殺二二八歷史的惡行,難保不會以某種方式,再現於今日。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