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熱血人物

《真情人物》為工傷爭權益 黃小陵奔波廿年[ 2014-04-13 ]

工傷協會鍥而不捨地到當時的勞委會陳情,讓憂鬱症也納入勞保職業病種類。(資料照)

黃小陵(持麥克風者)長期為基層勞動工作者爭取權益。(黃小陵提供)

太陽花學運期間,黃小陵持續在立院周邊的「民主開講」中告訴群眾,服貿可能會讓台灣勞動環境更惡化。(記者吳亮儀攝)

記者吳亮儀/專訪

學生佔領立法院期間,院外有大大小小的街頭「民主講座」,學生、大學教授,甚至企業老闆,為了服貿簽不簽各自表述;四十四歲的「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黃小陵幾乎天天報到,她與協會夥伴們在濟南路、青島東路上,以聊天的輕鬆方式,和現場學生談台灣現在的工作環境,以及未來服貿一旦簽定後,勞動環境可能面臨的重大改變。

挺身抗過勞 助職災家屬

黃小陵投身社會運動和工運已廿年,並長期為基層勞工爭取權益,特別是勞工發生職業災害、卻又面臨資方的漠視,她便一肩挑起勞資雙方的溝通,以及向勞委會(現勞動部)陳情等任務。廿年來,黃小陵成功為幾百名勞工爭取到應有權益。

十幾年前,台灣出現「過勞死」案例,當時社會對此相當恐懼,工傷協會也接到越來越多過勞死勞工家屬的陳情,黃小陵開始深入了解職業醫學、職場風險因子等議題,並一再挑戰勞委會,終於,勞委會在十年前將過勞死納入職業病,近年,連憂鬱症也納入職業病種類表,這些都是黃小陵和協會成員鍥而不捨的陳情結果。

工人的女兒 變工運悍將

出身勞工家庭的黃小陵,雙親是技工和成衣廠女工,她回憶,小時候父母常為了房租、學費、生活費等問題吵架,「這樣的家庭經驗,我一直帶在身上。」後來她發現,許多和她父母一樣的勞動者也有著同樣的處境,工時長、薪資低、壓力大,更不懂自己的勞動權益,經濟問題造成養家困難,「這是階級問題,是勞動體制問體,當然也是政治問題。」

大學畢業後,黃小陵投身勞工運動,前十年在基隆的倉儲運輸業工會聯合會工作,就近了解駕駛們的工作狀況,他們長時間在高速公路開貨櫃車,工作風險高,又操又累,很多運將累到隔天只能一直睡覺。黃小陵說,司機們的勞動條件非常差,偶有過勞死事件。

黃小陵回憶,有個快六十歲的運將在高速公路開車開到一半,身體很不舒服,硬撐著去檢查,才發現竟是中風;她陪著這名運將不斷向公司申請職業災害補償,拖了一年才成功,其他案例甚至拖到兩、三年,讓她感嘆,在台灣,勞工權益和環境改善,還有很長一段路。

三年前,黃小陵參選基隆市立委,當時她向選民「募政見」,然後與選民簽「人民契約」,自己則簽好辭職書,她說:「當選後若未兌現承諾,辭職書就會生效,選民連罷免都不必!」

人民是老大 拚政治參與

當時這份「選前契約」引發討論,黃小陵認為,大家都說人民是老大,「但是現在看到的是,人民只有投票那一天是老大,其餘都是政治人物的僕人。」因此,她要改變這種選舉、政治生態,以人民做老大,候選人簽了契約,當選時就必須做到。雖然最後選舉落敗,但黃小陵認為,選舉的重點在政治參與,人民應該積極介入。

這波反服貿運動引起這麼大的回響,黃小陵認為,這不只讓學生、全民都很快速的理解到代議制度的嚴重問題,如果每個人不積極介入公共政策、成為介入的「公民」,或不做任何改變的話,「那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差別罷了!」

看其他文章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