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幕後推手

《太陽花側寫》尊重人權[ 2014-04-13 ]

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四月十日走出議場前說,「這只是一個逗號,不是句號。」沒想到,學運後的下一章,先書寫的是四一一千人包圍警局事件,三二三佔領政院時警察強制驅離,四一一分局長以道歉請辭平眾怒,兩次行動都非三一八佔領國會的核心領袖主導,但兩次行動,都為太陽花學運抹上部分負面批評。

本報撰寫《太陽花學運系列》進入完結篇,這場台灣史上重要的公民運動,啟發台灣人民對民主政治的再思考,絕對值得一再被書寫,但這最後一篇,卻不得不對這群孩子提出警訊,在社會運動的道路上,必須對我們的每一步,都做好行動的最佳論述,做為一個抗議者的正當性,不必然必須站在法治面前,我們可以推翻無良政府,可以改變落後法律,可以批判不公不義的制度,但我們必須站在尊重人權與公義理想之上。

中正一分局主管全國最多一級行政機關所在地,陳情抗議、集會遊行已是轄內員警的常態性工作,其職責不僅是保護官府,更重要的是維護集遊參與者的秩序與安全,以及非參與者的生活空間。

學生佔領國會二十四天,做為一個維護國家秩序的執行者,分局長方仰寧就是在執行他的工作任務,民眾在進行集會抗議時,不應將警察做為怒罵、攻擊的對象。

但在逕自廢止公投盟路權事件上,中正一分局之處置,確有情理法上的不適當,公投盟在立院前一九八八天,四一一清晨僅剩近百人,並不影響立院開議,警方應柔性勸離至路邊原申請地即可,不需先廢止路權,讓民眾無所依處,在此民心敏感時刻,警方執法應更細緻與體察民心,避免衝突。

一個成熟的社會必須學習彼此尊重,在陳情抗議現場,執法者應尊重人民表達意見的權利,不輕易動用驅離性手段;人民也應尊重警察、記者等在陳抗現場的工作權,動輒包圍、怒罵警察、記者的行為,都會減損抗議的正當性,這是尊重人權的最基本價值。(記者陳曉宜)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