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佔領國會

前大法官許玉秀:佔立院是侵害較小的方法[ 2014-04-06 09:38 ]

前大法官許玉秀認為:「比起對立法委員人身的限制,對於議事空間的控制,不是侵害較小的方法嗎?」、「不需要法律專家,也能明白這個道理。」(資料照)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太陽花學運進入第20天,學生佔據立法院議場進行持久戰,面對越來越多的各界聲浪要他們退出議場、讓國會恢復運作,學運成員承受不小的壓力。司法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許玉秀昨日在網路媒體《風傳媒》發表「專家評析」,明白表示:「對於議事空間的控制,是侵害較小的方法」。

 許玉秀寫道:「這一場對抗當中,有一個共識:服貿協議攸關台灣生死存亡。因為攸關生死存亡,一方堅持已經進行的救命程序,不能廢棄,必須續行,不能停止。因為攸關生死存亡,另一方堅持,一定要暫停檢視已經進行的程序,才知道已經進行的是救命程序或害命程序。既然是救命藥方,當然要立刻生效,立刻服用;既然可能是害命藥方,當然要搶下藥方,送去檢驗。所以王小棣導演說,還好主人進駐國會議場,否則可能就要被迫服下害命藥方。」

 許玉秀認為:「有甚麼方法讓已送院會存查,或退一步要在院會表決的服貿協議凍結?讓立法院院會開不成,不是唯一的方法嗎?阻止立法委員行使職權的方法可能不只一個,阻擋他們進入議事空間的方法也不只一個,而比起對立法委員人身的限制,對於議事空間的控制,不是侵害較小的方法嗎?」、「不需要法律專家,也能明白這個道理。」

 文末,談起發起學運的學生們,許玉秀表示:「他們當然知道最好是回家、回學校去充實自己、加強自己的競爭力,但是他們沒有最好的選擇,他們只有最差的選擇。他們沒得光榮撤退,他們只需要平安回家。打開門讓他們平安出來的鑰匙,在掌握國家機器的人手裡。」

 許玉秀於2003年5月獲時任總統陳水扁提名,時年47歲,是該次獲提名大法官中最年輕者,也是迄今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同時也是繼楊慧英後第二位臺灣籍的女性大法官。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