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觀察筆記》感謝有你[ 2014-04-11 ]

學潮退出國會了。

他們說是出關播種。好像以前黨外文宣常見的「番薯落土不怕爛,只求枝葉代代傳。」有拓荒者的味道,彷彿面對的是長城關外的蒼莽,一大片不可知不可測的未來。

也是他們自身的未來吧,雖然有五所大學校長公開要求勿施加刑法,有些大官人、藝人的臉孔僵硬、語句嚴峻,就是要法辦學生。

不辦,就法律蕩然,不足以彰顯法治?

學生的用心在高舉法治大旗的這一幫人眼中,是亂賊、造反者流。那樣簡直是活脫脫的威權心態,專以安定、秩序、經濟發展的名詞編織扣人頭上的帽子,過去拋給國民黨政府對立面的人戴,現在,給學潮的學生。

年輕人是國家未來主人翁,他們的時代就要開展了,為什麼不能對自己的環境與處境發言?怎麼還在儒家、填鴨子教育,教改不就是要活潑下一代嗎?

勇於時事一如民初的五四運動,年輕正義的心就要救亡圖存,就要抵抗強權。

我們訓練孩子不就是要這樣嗎?怎麼卻在顏色之前變了?(資深記者黃明裕)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