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星期專論》半個世紀的覺醒與自救[ 2014-04-06 ]

◎王景弘

五十年前,台大教授彭明敏和他的兩位學生印製「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戳破蔣介石「中國法統」和「反攻大陸」的神話,要求還政於民,結果被蔣介石抓去坐黑牢。

自己國家自己救 捍衛民主

隔了半個世紀,學生世代驚覺於馬英九政權獨斷替中國併吞台灣鋪路,太陽花學運興起,穿上「自己國家自己救」的T恤,反對與中國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健全民主體制。

這兩件事前後輝映,重點都在民主、覺醒、自救,不要「反攻大陸」,不要被併吞。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前途,不能讓傲慢的獨裁者帶向悲劇命運。

很顯然的,如果不先建立監督、審查、表決機制,而讓馬英九綁架國民黨立委強行通過服貿協議,造成與中國協議都是「行政命令」(內政)的惡例,那將是台灣民主前途無可挽救和不可承擔的悲劇,太陽花運動學生的血、淚與汗白流。

錯誤的人與體制 同時發生

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上,沒有一個時代比現在更危險、更黑暗,因為台灣在關鍵時代,被一個錯誤的人佔據及運作一個殘缺不全的錯誤體制。錯誤的人可以透過健全的體制約制;但錯誤的人與錯誤的體制同時發生,便是國家與人民的災難。

對台灣利益而言,馬英九是一個錯誤的人,在錯誤的時間,坐在一個錯誤的位子上。他的「一個中國」和「終極統一」是錯誤的核心,這樣脫離現實的立場把台灣民主發展,變成必須服從中國政策的新專制。

馬英九帶自大傲慢,與民主背道而駛的痞子思維:我的作為都依法、都對、都對台灣有利;不照我的意思做,台灣會被邊緣化;修改「我的」黑箱協議,「台灣」會喪失國際信譽;依「憲法規定」,「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你們不同意就去修憲。

馬不斷謊言塞責 早失誠信

但這些假定都禁不起事實檢驗,更非多數人民所認同。他不斷謊言塞責,早已失去政治人物的基本誠信,在正常民主國家會受約制,被轟下台。但因為台灣存在的畸形體制,讓他可以假民主、合法之名,行違反民主與正義之實。

太陽花學運凸顯馬英九反民主、復辟黨國體制的惡行。雖然在形式上立法院已經自由選舉,國民黨居多數,但那是不公平、票票不等值的選舉。國民黨龐大不當黨產讓馬英九得以列寧政黨手法,完全控制它的黨團,依他的意志投票,而非憑良知反映民意。

如果像李登輝這樣心在台灣、明智而能體察民意的人掌握這個體系,那絕不會出現背叛民意,危害台灣民主前途的獨裁與濫權。但馬英九不是李登輝。這種錯誤的人霸在錯誤的位子上,以列寧政黨的專橫,處心積慮要出賣台灣,陷年輕世代的前途於不測,必然發生抗爭。

李登輝有民主先生的尊榮,但他的民主建構有兩件工程並未完成:他沒有把國民黨民主化,去除不義黨產,掃除黨國陰影;他也沒達成建構台灣生命共同體的崇高境界。

當然,國民黨是靠權力、利益分贓結合的大怪獸,在國民黨流亡政權第一代還精壯、台灣政客靠幫傭分享權力的年代,要去國民黨化,建立公平競爭的民主體制,絕非易事。

太陽花純樸學生 看清中國

流亡政權第一代和第二代,難去黨國思想,不屑於認同台灣,有人遠走歐美,有人在台灣仍「心懷祖國」,卻又不肯回去定居,這種偏見造成台灣內部的重大分歧,生命共同體不易建立。

李登輝未完成的志業,可以由太陽花學運這一代領導完成。這一群純樸的學生,看清中國,體認民主,獨立追求他們世代的共同前途。馬英九政權不聽他們的聲音,想一意孤行決定他們的前途,逼他們不分族群、不分藍綠,勇敢的站出來,救自己的國家,救自己的未來。

歷史關鍵時刻自覺 挑起重任

他們有機會健全體制監督,迫立法院建立從嚴審查及必須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的機制,來監督所謂「兩岸」協議。馬英九所謂「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而雙方協議可依「行政命令」自動生效,那台灣必定被馬英九「依法」出賣。

他們也有機會教訓不顧民意只顧馬意的政客,藉此拉下錯誤當權的人,掌握自己前途:動員選民讓國民黨在年底的選舉慘敗,逼馬「主席」下台負責;組成青年人融合各族群的政黨,投入選舉,捍衛自己的國家與前途。

太陽花世代的學生是最佳人選,在台灣歷史關鍵時刻自覺,挑起捍衛台灣民主前途的重任。(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