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冷眼集》黑道挺服貿[ 2014-04-02 ]

記者鄒景雯/特稿

竹聯幫大老白狼張安樂,昨天率眾衝突立法院,當場為這起挑釁事件下了個新聞標題:黑道挺服貿。黑道為什麼挺服貿?服貿有什麼內容吸引黑道?留下的一連串問號,可以再為馬金江幫派政權下個結論:偷雞不成,蝕把米。

白狼,從放話嗆聲,動員徒眾,到集結街頭,以江宜樺稍早在行政院血腥鎮暴事件中所展現的「聽說」能力,這次不可能沒「聽說」;甚至,更早在白狼因案遭通緝獲得中國庇護期間,他就是馬英九大姊馬以南中國拉票的座上客,在上海混不下去後,是馬政府給他台胞證核准禮遇,他才能夠如願返台。因此,把白狼與馬政權連上線,絕對是剛剛好而已。

握著這張DNA相同的黑道牌,馬政權的曖昧操作,在江宜樺這句不要「以暴制暴」的關鍵語上露了餡。什麼意思?這個政府刻意以下駟對上駟,企圖用黑道的暴,來掛勾學生是暴,藉以抹煞學生身上最讓他們忌憚的理想性。於是,這群揮著滿地紅的「狼群」,被順勢放進博弈的局中,馬政權以為可以玩玩平衡遊戲,既讓自己從五十萬人的驚蟄中紓壓,又可藉以重新回到中立的高度。

玩火,往往自焚。用黑,必然染黑。何況,國民黨本是黑底的歷史淵源。以黑道來反反服貿,不但把服貿的獲益者與黑道歸在同一邊,透過白狼滿口渾語髒話的詮釋,服貿真是嚇人。當張安樂向中國官媒快意說出「在台培養紅色選民」,他的行動宗旨就此一錘定音。

黑道糾眾在台北街頭肆虐,與在行政院靜坐遭警方暴打的大學生、醫師、教授,這就是馬氏公權力與依法的取捨與寫照。

這場黑色鬧劇,對老是拿「中間選民」當政治粉底的國民黨,應該是卸妝、起底之作。這張真面目:好醜!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