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太陽花抗爭本質是對馬政府的全面清算[ 2014-03-31 ]

儘管九趴總統一再抹黑分化,採取拖延戰術,企圖消耗反對的能量,但五十萬反服貿黑衫軍仍然走上街頭,創下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最波瀾壯闊的一頁。這個運動除了參與人數創下紀錄,支持的民意也高達八成,顯示馬英九已經失去統治正當性,若不順應民意,繼續頑強抗拒,恐怕只會落得下台的命運。

美國收視率極高的連續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其第二季結局或許可以讓《經濟學人》形容的「困在鹿茸中的馬英九」參考。劇中那位面臨國會彈劾的總統,最後主動辭職了,他說「我的支持率剩下八趴了,即使我沒有被定罪,也沒有人民的授權(no mandate)領導國家了,所以我還是有尊嚴地下台」。五十萬人走上街頭,是馬英九應該認真思考如何下台的時候了。當然,以馬英九一向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格特質,即使全國只剩下他的夫人、金溥聰、江宜樺及一干高官的支持,他依然不會辭職,也不必奢求他會知恥認錯,只能祈禱天佑台灣吧!

任何歷史事件的發生,往往是各種因素、能量累積到了沸點,才會在一次偶發的事件中全面引爆。如果只用反服貿去看太陽花學運的崛起,顯然缺乏宏觀的格局。太陽花學運開花,乃是馬英九執政近六年的民怨澆灌而來,是對其倒行逆施、罔顧民意的全面清算。首先是,執政者既無能又缺乏誠信。馬英九不但無法兌現六三三跳票捐半薪的承諾,而且在其任內,台灣經濟表現疲弱,薪資倒退十六年,失業率從未低於四%,但他卻厚顏宣稱其表現是有史以來最佳,亞洲四小龍第二名。

其次,這次學運會形成憲政危機,在於民主與威權的矛盾。總統與閣揆表面溫文儒雅,裝扮成自由派的模樣,其實毫無民主素養,尤其馬英九本人從學生到總統,皆無支持民主改革的紀錄。在戒嚴時期是威權統治的化妝師,反對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也把黨外反對運動視為叛亂份子。因為他沒有民主人權的思維,所以他的「依法行政」是在玩弄法律與遵循惡法,法律變成統治者的工具。一般人擁有這樣的思維會淪為法匠,如果是執政者,則可能成為獨裁者。真正民主社會的法治,講究法律本身必須符合普世價值,而且既適用於人民,也規範統治者的權力。

尤甚者,世代抗爭是太陽花學運的另一重點。此次抗爭的本質,乃是年輕世代要決定自己的未來,而執政者則選擇與整個年輕世代對抗。其實,世代矛盾來自於全球化,更來自舊威權體制殘留的遺毒,而馬英九正是威權體制的既得利益者。吾人了解,兩蔣為了鞏固政權,除了以中國大陸淪陷為藉口,凍結國會全面改選,以及修訂臨時條款讓蔣介石可以無限期連任。軍公教也成為他籠絡的族群,不管是當年公職考試有各省的配額,以及黑官漂白的特考,讓國民黨權貴第二代得以躋身政壇高層,而十八%更是一種赤裸裸的金錢收買。這些欠缺公義的措施,確實使軍公教成為藍營的鐵衛軍,卻造成各項年金潛藏債務達十多兆元,這些天文數字般的債務將由目前起薪二十二K、養活不了自己的年輕人來承擔。最後,台灣這二十年來經濟並非沒有成長,只是在產業外移、逾半外銷訂單在海外生產的情況下,成長果實被少數人所掠奪,多數人有的只是薪資倒退,飛漲的房價、物價,形成少數既得利益者對抗多數被犧牲的弱勢族群的對抗。而太陽花學運反映著這種社會階層矛盾的深層意義。

馬政府曾經大吹大擂的ECFA簽署三年了,何曾促進台灣經濟高度成長?這帖中國製的草藥既然無效,人民豈會相信後續的服貿、貨貿是救命仙丹?我們可以預見,一旦服貿、貨貿通過,中國力量將堂而皇之進到台灣,不僅本地多數產業將被中國國家資本巨獸吞噬,導致經濟潰敗,台灣的民主自由亦將崩坍,而且勢必出現香港那種親中者富可敵國、弱勢者苦無立錐之地,以及言論受到箝制,媒體人遭到暴力攻擊的悲劇。「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惡夢將在台灣出現。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