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相關評論

「非走開不可」的人就該走了![ 2014-03-29 ]

馬英九說「總統府的門不會關,歡迎學生來對話」,但他所謂的「對話」,顯然只是把學生叫到面前,重複一遍臭酸的「服貿一定要通過」。而且,所謂的「對話」實意在「權謀」。蕭旭岑「密會」黃國昌消息遭刻意曝光後,牽線人批評「打破最後薄如絲的信賴感」。馬英九居心何在,可見一斑。另,三二四直接下令鎮壓的江宜樺一直強硬回應,不會退回服貿協議,重啟談判,也不贊成「監督條例」立法後審服貿。他甚至說,當天受傷的警察比民眾還多!這些人一面擺出跟學生溝通的誠意,一面展示服貿務必通過的拳頭,堪稱標準的「皮笑肉不笑」。

情況很明顯,馬英九、江宜樺兩個人,現在正有策略地分別扮演白臉和黑臉。馬英九高高在上,聯絡學生代表,放出對話的善意,此舉,無非是要塑造自己開明理性。與此同時,江宜樺動用鐵腕,絕不手軟,三二四學生、民眾頭破血流,他視若無睹地偏袒警察,變相鼓勵將來警察都可以用力地打。

果然,針對週日的凱道集會,北市警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方仰寧立刻跳出來恐嚇說,若三十日集會超過集會申准時間、即當晚十二時仍未解散,不排除相關執法作為。這些人是見獵心喜嗎?這些人當年面對紅衫軍又是怎樣的嘴臉?

近日,各界紛紛呼籲政府與學生對話,但一意孤行的馬英九卻聽者藐藐,根本不願「紆尊降貴」;相反的,「康乃馨」、「白色正義」開始「反反服貿」之際,馬英九竟大張旗鼓約見幾所大學校長。他的用意再清楚不過,那就是,他絕對不會真心真意理會學生,他只想利用學校行政當局,施壓學生與支持學生的教師,不能讓罷課停課擴大,最後讓他們乖乖離開立法院、回到校園,太陽花學運消失於無形。這也不難想像,過去幾年,馬英九哪曾與人民對話?這位馬卡茸總統優越感十足,只要國家主人聽令行事、逆來順受,最終接受被連結到中國的命運!

但,這位自以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人,連鹿茸長在甚麼地方都搞錯了,他打包票「馬上好」的ECFA跳票,「利大於弊」的服貿還能信嗎?他事前拒絕人民參與,立法院、在野黨都被蒙在鼓裡,國共密議便簽署黑箱服貿。黑箱服貿一簽,勉強讓人民公聽,勉強讓立院審查,但就是不准修改;社會高度質疑其後患無窮,馬政府上上下下也異口同聲:不可重啟談判。馬英九手握黨鞭撂話:服貿協議「審查嚴格到這個地步,還有什麼黑箱可言呢?」言下之意,質疑的人皆屬腦袋穿孔,唯有馬英九「不欺暗室、光風霽月」。

十天了,學生佔領立法院,警察流血「暴鎮」,台灣之所以陷入僵局,就是「完全執政」的馬英九已經「完全獨裁」了;他把「主權在民」逆轉為「主權在我」,自以為是台灣的習近平,可以唯我獨尊、為所欲為!學生民眾膽敢挑戰他,他就用國家暴力「拍拍肩膀」,把那些手無寸鐵的「暴民」拍得鮮血直流;而整個政府、整個國民黨,頓時成為飢渴嗜血的野獸,將抗議者當成逞凶的獵物。難怪,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曾警告彭孟緝「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的傅斯年校長,三二六的一一八歲冥誕,台大傅園湧進大批學生以古諷今。

其實,傅斯年實踐學者良知不僅於此,深值當今知識份子引為典範。一九四七年,蔣介石敗象已露,他不惜得罪蔣介石的姻親們,以「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為題,高呼「請走(行政院長)宋子文,並且要徹底肅清孔宋二家侵蝕國家的勢力」。這篇政論開宗明義指出:「古今中外有一個公例,凡是一個朝代,一個政權,要垮台,並不由於革命的勢力,而由於他自己的崩潰」。馬卡茸總統和太陽餅馬戲團,現在正如傅斯年所形容的「加速自蝕運動」,「好比一個人身體中的寄生蟲,加緊繁殖,使這個人的身體迅速死掉」,再加上太陽花運動風起雲湧,馬政府的正當性已經搖搖欲墜了,「非走開不可」的人恐怕也該走了。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