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新聞專區
首頁 › 專刊

公共工程開放 國安門戶大開[ 2014-04-16 ]

資料照

資料照

資料照

記者/鄭琪芳、林美芬

對於服貿開放「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表示,政府連基礎設施都開放,例如水庫、碼頭等,中資只要參與工程就可取得相關資訊,影響國家安全及經濟運作甚鉅。他說,印度政府曾因顧慮長榮集團與中國的關係而禁止其承接碼頭工程,馬政府面對中國卻完全沒國安上的考量,實在很奇怪!

林向愷質疑,馬政府連水庫、橋樑、隧道等營造工程都要開放,中資過來就算不能獨資,只要可以參與工程,就能取得相關資訊,了解設計標準、安全係數等,例如能承受的地震強度、炸彈攻擊等,影響國家安全及經濟運作。

前金管會主委、中研院研究員施俊吉指出,台灣服務業利潤率很低,為何中國這麼有興趣?因為不是純粹利潤上的考量,而是政治考量。他強調,台灣年輕人不反麥當勞,為何反服貿?因為國家不同,中國對台灣有政治上的野心,涉及國家安全。台灣服務業不是怕競爭,因為本來就充滿競爭,但小企業怕被中資併購,形成「一條龍」經營;台灣製造業已經大舉西進,如果連賴以為生的服務業都大量西進或被中資併購,還剩下多少經濟自主權?

台灣營造公會理事簡文儀也質疑,服貿允許中國業者在台灣以合資形式設立商業據點,且總持股比率不超過12%;但到底是指單一中資企業、還是中資企業關係人持股加起來不超過12%?若這些中資企業透過第三地轉道來台,那算是中資還是外資?這牽涉到實質控股問題,協議並沒說清楚。

這裡有陷阱 政治一條龍 透過分包 全面掌控

林向愷表示,目前中國對台灣的政治影響力仍侷限於中央,包括中央官員及立委,中國雖有意透過「虱目魚契作」,讓影響力深入地方,效果畢竟有限;但若中資來台取得公共工程標案,再透過轉包、分包,收編中下游包商,將可藉此控制地方派系甚或黑道,對這些人而言,「有錢賺,換個旗子、叫個爹娘有何不可?」如此一來,中國對台灣的政治影響力將由中央擴及地方,形成「政治一條龍」。

至於中國營造大餅,的確看似誘人,但其實幾乎都被中國國企壟斷,且招標內規一大堆;反觀台灣表面對中資限制多,但管制鬆散,可說是有門無鎖。

業者有話說 衝擊到底多大 政府始終不說

台灣營造公會理事簡文儀說,我國開放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到底開放範圍有多寬?多數業者還是搞不清楚。例如到底有無開放中資參股可承包公共工程?服貿協議與促參條例似乎是各講各的,還有彼此技術資格認證問題,也是說得不清不楚。

簡文儀直言,他代表很多同業參加數次服貿座談會,但政府相關首長都只是不斷強調,「不簽服貿、台灣就走不出去,台灣會被困死」,卻沒提到服貿對營造相關行業可能的衝擊。他也質疑,台灣業者去中國可獨資經營,表面上看來很好,但中國營造工程最大發包來源不是政府、就是國企,台灣業者真的吃得到嗎?不無疑問。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