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系列報導

星期專訪》退輔會主委邱國正︰軍人年改 盡力緩和反彈【2018-03-05】

分享:

退輔會主委邱國正

記者涂鉅旻、羅添斌、黃維助/專訪

軍人年金改革勢在必行,但「八百壯士」等退伍軍人團體強烈反彈,立委對軍人年改意見分歧,亦質疑五十%起支俸率、二.五%年增俸率是否「獨厚將官」。對此,新任退輔會主委邱國正接受本報專訪表示,相關溝通工作是無止境的,也不會停止,他將透過任何機會,以誠實、誠懇態度繼續溝通,讓退伍軍人團體緩和一些。而軍人年改並無獨厚高官的問題,連他自己的退俸都被砍,如立委有相關意見,他也樂見立委提出其他版本一併討論。

問:軍人年金改革必要性與重點為何?軍人年金瀕臨破產,是否和過去裁軍有關連?

答:年金改革目的,就是要讓基金延得久一點,對於軍人年金可能破產期程,有人說是二○一九年,可說是迫在眉睫。無論破產與否,大家都要節約,並針對基金快破產的問題,著眼預作準備。而軍人年改新制和現行制度差別,就是將起支俸率設定為五十%,如中將以下官兵多服役一年,就增加二.五%俸率,雖然對部分官兵會有所損失,但已盡量把傷害降到最低。

年金瀕臨破產 確與裁軍有關

軍人年改和過去裁軍的確有關係,隨著部隊不斷精簡,造成人員大量離退,國家就要支應金錢,但還是那句話:「不能怪前人,也不要貶低後進,更不要惡評同僚」,必須對當時的時空環境有所諒解。

問:軍人年金改革為何要和公教人員年改脫鉤?

答:軍人年改相關門檻會高於公教人員,就是因為軍人在服役時,長年負責戰備,不能正常休假與上、下班,軍人內部都沒在討論這塊,反認為是應盡職責。雖軍人的付出,不能說多於公教人員,但就部分條件而言,公教人員無法與之比較,因此用一些方法做點彌補,也是代表政府對軍人的照顧。

我講我自己好了,長官日前召見我和內人時,詢問我退伍後情形,我說,我生活很輕鬆、步調很慢。長官問我,願不願意再稍微忙一點?我一聽嚇一跳。長官說,這就是為什麼要我跟妻子一同前來,因為「你們軍人很喜歡把太太當藉口,要回去跟太太商量」。

當時我太太說,尊重我的意見,我一聽很感動,但我太太又說了一句話,說我跟她結婚至今,只在家過兩次新年,一次是我在美國受訓時,第二次是今年,因為我去年五月退伍,有時吃年夜飯後就回部隊了,但我沒有怨懟,因為不只我這樣。雖然外界聽了,反應會有所不同,甚至說「這你自找的」,但硬要我講差別在哪,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也看過部分軍人家庭,因為妻子無法接受先生長年在外,導致先生需提前離開軍中,甚至還有因此而翻臉離異的。但軍人都很清楚,可以體會外界不同聲音,而且工作是自己選的,沒有怨懟。假如各界能多體諒一下,不要獨厚我們軍人,但更不要再踐踏、挖苦、打擊退伍軍人,否則真的會造成對立。

未獨厚高官 自己退俸也被砍

問:部分立委對於軍人年改月退樓地板、退休俸率、十八%優存退場機制仍有意見,要如何整合共識?

答:年改草案五十%起支俸率和年增俸率二.五%的規劃,皆是經過一番討論,但擬定的重點在於不獨厚高官(退將),如外界認為要如何進一步降低高官待遇,我都可以接受,但提出來的意見要有整體性。軍人年改並沒有獨厚高官的問題,以我來講,我的退俸也被砍,如果立委有更好的方案,有利於基層軍士官,我們也樂意立委提出其他版本討論。

軍人退撫制度改革是全面性的,不分官階高低,服役越久,俸率越高,所領退休俸自然會高,按照現行五十%起支俸率、二.五%年增俸率、最多採計四十年計算,只有資深士官長可達到四十年、百分之百的俸率,上將採計四十年,年俸率為二%,俸率上限僅九十%,不會有「肥大官瘦小吏」情形發生。

至於十八%優存退場機制和公教人員不同的癥結點在於,當時會訂定軍人十八%優存政策,就是因為軍人以前的退伍金低,政府才給予較優惠的利率。改革後,讓十八%優存退場,而新退休俸低於原退休俸的差額,則分成十年扣減,以減輕衝擊。

問:現有的方案是否仍有調整空間?

答:不是調整內容,而是「案子要怎麼推動」,總統、年金改革小組都已考量軍人工作特殊性,因此相關樓地板都比公教人員高一點,這是有原因的,擬案也有依據和來源。我會思考如何推動工作,而非相關內容與門檻高低。

問: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軍人年改將在七月與公教人員年改同步上路,對退輔會是否有時間壓力?

答:這是我現在要傷腦筋之處,要如何和退伍軍人團體溝通,這也並非與特定人士講好就好,面對部分較激烈的人,要如何做好相關工作,我都會去面對。而配合政策也非逢迎拍馬,身為執政團隊的一員,營長交代任務給連長,連長就要把工作做好,但不能把弟兄的命當作不值錢。我現在唯一的期望,就是把軍人年改推動好。

問:「八百壯士」要求停審軍人年改案,要如何做好溝通工作?國防部長嚴德發日前說,如軍人年改未處理好會成為「國安危機」,主委的看法?

答:溝通是一門藝術,不限於哪一個場域或會客室,也需要以往的私人交情,而現階段遇到的長官、過去同袍,對我都還沒什麼負面聲音,而是很鼓勵我,這是好的基礎。另外,溝通一定要誠懇、誠實,不要隨便打包票,跟「八百壯士」會透過任何機會,哪怕到他們的帳篷,或在任何地方見面,會盡力把關係建立好。有句俗語說「見面三分情」,多見面總對日後工作推動有正面幫助。另外,溝通是沒有止境的,我們不能把責任推給前人,而是要知道問題所在,對於溝通也會比較有幫助。

就我了解,八百壯士表達意見,不光是為了年金,而是要爭這口氣,這我可以體會。我坦白說,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話:「有事軍人幹,無事幹軍人。」這對軍人造成心理上很大的衝擊、怨懟。

退伍軍人為爭口氣 不會造反

軍人的凝聚力量很大,相較於在外面讀四年大學的人,都沒有在官校讀四年的人感情融洽,因為從早到晚相處,這和公教人員不一樣,「八百壯士」也是如此形成的。

退伍軍人不會走到造反的地步,這在基本民主素養和現今環境下是不容許的,但一旦凝聚在一起,外界是打不散的,退伍軍人團體的力量是不容小覷,因此,我也在想,要如何讓他們緩和一點,同時擔憂有一些名嘴會挑起爭端,這不僅很傷,也於事無補。

我對自己的定位,就是政策推動與退伍同袍之間的管道,但我必須講明,我知道退伍軍人的意見,我必須用自己的擬案、方式轉達,否則我將成為一個傳聲筒。因此,我們會透過多方溝通,既然知道困難所在,就會想辦法克服。

相關影音

分享: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