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系列報導

星期專訪》陳建仁:做好經濟發展 共創美麗新世界【2017-01-23】

分享:

副總統陳建仁。(記者羅沛德攝)

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昨在總統府舉行,會後由年改會副召集人、政務委員林萬億(中)主持記者會,教育部長潘文忠(左起)、勞動部長郭芳煜、銓敘部長周弘憲、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傅從喜、銘傳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系主任邵靄如、台綜院副院長李安妮等人列席。(記者簡榮豐攝)

記者鄒景雯/專訪

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在昨天閉幕,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本報專訪指出,「我們現在會操心年金,就是因為我們從一個高經濟成長、高利率、高薪資成長的時代,進入到通通低的時代,才會有這樣的困擾,美麗新世界就是要往經濟發展去做。」他強調,年金,短時間可以解決,經濟,需要更長期來推動,這個做好,台灣才有未來。

目標:世代領得到 長久領到老

記者問:這次國是會議有哪些成果?

陳建仁:國是會議順利開完,我要感謝學者專家、與會代表、立法委員、考試委員、年改委員提供很多寶貴意見。年金改革事實上是大家同心協力完成的工作,我們從勞方、資方、政府各方面,共同來設計一個較好的制度。不可能大家都滿意,因為勞資之間要協調費率負擔比例、政府與軍公教也得談到薪資替代率的高低;不過我相信現在的方案,大家並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

在討論的過程中,讓我很感動的是,各個團體都做宏觀考量,不只是為了自己團體的利益,也會思考年老的世代如何照顧年輕的世代,讓年輕的世代未來能夠領得到年金,年輕的世代也能尊敬年老的世代,使其年金可以領得久。我始終相信,年金改革是個相互關愛,可以好好冷靜理性討論,不必訴諸暴力的一個和平工作。這表示我國的公共政策是可以透過公開透明的辯論來形成,這是民主審議的典範。

國是會議討論後的案子,如果能在立法院修法通過的話,可以比較有信心地講,我們可以達到「世世代代領得到,長長久久領到老」的年金改革最主要目標。

這次年改方案有幾個基本成果,希望向大家說明。第一是我們採取漸進微調的方式進行改革,雖然很多改革可以一步到位,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到被改革者需要調適的時間。例如優息存款的十八%,有人建議兩年就歸零,以便基金可以獲得更多挹注,然而,這樣做退休者一時可以承受嗎?因此也考慮經過四年或六年才讓十八%歸零。如此讓大家選出最佳方案後,即使不滿意但可接受。

又如公教退休金的所得替代率,要從本俸兩倍的七十五%降到六十%的時間長達十五年,就有人認為太長了,五年就該到位以增加挹注基金的額度。但是這樣做,很多已退休的人可能無法立即承受,因此才有更長時間減縮的設計。

定期檢討入法 基金管理法人化

所有年金制度,都一定要不斷地監測基金存量與社會經濟環境的變動,持續來做合理調整。這次我們也建議將定期檢討入法,包括一一二年檢討勞保費率的增加、公教退休金與保險整併的定期檢討,如此才會使年金的永續有制度性的保障。

不同職域之間的年資合計、年金分計,也是值得鼓勵的創舉。未來年輕人的就業會更有彈性,可以到政府機關做事,再到企業服務,公保和勞保可以併計年資,更容易領到月退年金。不同職域的順暢流通,更能符合年輕人未來的工作型態。我們也期待年輕人利用這種安排,好好地追求自己的夢想,願意在哪個職場,就到哪個職場去努力打拚,不用擔心未來領不到月退年金。

在國是會議的討論當中,大家都很關心基金的管理。如果年金基金有很好的投資報酬率,大家就不必斤斤計較於費率調多高、薪資採計年資調多長、所得替代率降多低。如果投資報酬率是三%,一萬元投資在三十年後可以增加為二.四萬;如果是七%的投報率,就可以增加到七.六萬。目前的公教勞年金基金的運作,一直是由公務人員來做投資理財,其專業程度可能不夠。我們希望基金管理能夠更專業化,管理機構最好能法人化或公司化。

投資項目受到限制,也是投資報酬率難以提高的原因。目前基金在投資時的束縛太多,不能投資房地產、新創產業,或其他投資標的。未來在基金管理上能夠鬆綁,投資報酬率就可能增加,年金餘額不足的壓力也會減少。

中小學師、警消 依職業別設配套

這次國是會議對於年輕世代所擔心的就業與年金問題,我們也希望藉這次年金改革作部份解決。此次改革會延後公務人員及大學教師的年金起支年齡到六十五歲,中小學老師則只延到六十歲就可以起支年金月退,以便讓更多年輕教師可以擔任中小學老師。

年輕人也關心警消危勞的問題,五十歲以上的一般國民,平均死亡年齡是七十六歲,警消卻只有七十歲,少了六歲之多。此次我們仍維持警消起支年齡為五十五歲,這是唯一提領年齡未延後的族群。但是我們更關心如何使警消的平均死亡年齡不要提前,因此增進警消工作環境的安全,以及退休後的健康照護,也很都重要。我們也請求警政署與消防署要有配套措施,來做到平均壽命的延長、生活品質的提升、健康狀況的確保。

年金改革不是只有年金制度要檢討,應該更通盤的改善工作環境和職業安全,以期增進健康、延長壽命,才會使年金改革的推動更加順利。

整合長照醫療 確保老年生活

我記得以前接受妳訪問時也提過,老人照護的理想是要使老人們能夠「活躍老化、健康老化、在地老化」。老人年金只是提供經濟生活的保障,它必須與長期照護及醫療保健整合在一起,才能有效因應人口老化的挑戰。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結束後,盼望考試院、行政院都能夠順利通過年金改革法案,再送到立法院完成立法。即使年金改革立法完成了,醫療保健與長期照護也要加強,才能真正增進老人的福祉,減少年輕人照護父母的負擔。

我要再次感謝所有與會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委員,雖然大家在委員會議上有所爭辯,而且在分區座談也發生抗爭活動,但是大家仍然提出很寶貴的意見。我希望學習這次改革的經驗,讓未來公共政策的變革,都能經由自由民主公開透明的方式來進行。

宋楚瑜、王金平、關中鼓勵 年金改革一定要成功

我很高興有機會接受這個年金改革的十字架,它背起來相當的沉重,我很感謝所有參與年改的委員與團體,一起來分擔這十字架的重量,我相信它可以帶領我們到一個更新的境界。這個期間,總統要我去向一些大老,像是宋楚瑜、王金平、關中、伍錦霖等先生請益,我要感謝他們對年金改革的支持。他們都鼓勵我說:「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為了福國利民,還是要把它做到。」因此我努力撐下去,一定要改革成功。他們的鼓勵,對我是很大的支持,也分擔了十字架的重量。

修法草案 盼3月中旬送進立院

問:年金改革接續的具體修法進度是如何?

陳:二月上旬立法院開議,我們的目標是希望考試院與行政院在三月中旬之前,能把所有的法案都修完送進立法院。這次國是會議,所有的政黨都報名參加,這是很可喜的進步,我相信未來在立法院修法成功的機會是滿大的。

問:在年金改革的基礎上,展望台灣的未來,您認為下個優先課題是什麼?

陳:年金改革在國是會議跨出一大步之後,未來還需要做更多規劃,很多人在國是會議提到未來是否勞保、農保與國民年金能夠整合,建立一個大的國民基礎年金制度,這會牽涉到所有保險制度、退休制度,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我們如果能朝這個方向邁進,將會更好。

落實年金永續 關鍵在經濟起飛

但是年金要永續,最關鍵的方法在經濟。我個人認為只有經濟起飛才能夠解決,如果經濟起飛了,大家的薪資所得增加,挹注基金的錢會增加,基金的投資報酬率也會增加,政府稅收多了,政府可以挹注基金的錢也會多,因此要做好經濟發展,這是我盼望的。

新政府現在正積極推動五加二產業,很高興看到電業法通過,就我所知,許多國外風能發電公司希望來彰化西海岸投資,也有不少公司想積極投資太陽能發電。如果台灣的綠能產業、生醫產業、精密機械、國防產業(包括航太、造船產業),以及IOT產業,能夠建立強化起來,爭取更多國外的人才、技術和資金,鼓勵年輕人積極投入創新產業,在政府獎勵投資,研發創新產品,加強國際合作,促使經濟起飛,年金的問題就不用太操心了。

我一直認為,我們現在會操心年金,就是因為我們從一個高經濟成長、高利率、高薪資成長的時代,進入到通通低的時代,才會有這樣的困擾,美麗新世界就是要往經濟發展去做。而經濟發展要好,國內就要建立更多共識,減少朝野的政治對抗,大家同心協力去把經濟搞好。我每天去教堂望平日彌撒,都為這件事祈禱。我為年金祈禱的次數,可能沒有為台灣經濟祈禱的多。年金,短時間可以解決,經濟,需要更長期來推動,這個做好,台灣才有未來。

◎陳建仁小檔案

學歷: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博士

經歷:

中研院院士

衛生署署長

國科會主委

中研院副院長

分享: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