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系列報導

川普效應 加大台商自中國搬移動力 葉銀華︰政府應祭優惠 招回台商【2017-01-09】

分享:

交大財金所教授葉銀華。(記者劉信德攝)

記者鄭琪芳/專訪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即將上任,交大財金所教授葉銀華認為,川普政策可望吸引資金回流及部分製造業回美設廠等,有助於推升美國經濟成長,美國經濟好轉對台灣是正面的,但台灣可能被列入匯率操縱國或受到美中貿易戰波及;因此,川普政策對台灣的正面與負面效應已互相抵銷。

葉銀華指出,川普效應將會加大台商自中國搬移的動力,而在台商轉移的過程,若台灣無法吸引一些台商回來,川普效應對台灣的影響就會是負面大於正面。他說,包括一例一休、勞保費調高、營所稅提高等,都會影響台商投資的意願,建議政府提出相關優惠政策,例如只要回來購買自動化機器設備就給予租稅減免等。

問:外界原本將川普當選視為「黑天鵝」,川普即將上任,對全球金融及經貿的影響為何?

答:原本大家對川普當選覺得恐慌,開票當天股市真的大跌,但只有一天,後來反而變成川普帶來希望,這個希望來自川普的政策,包括減稅、擴大基礎建設、製造業回流、鬆綁金融管制等。所以,川普當選以來,美股漲了近十%、美元相對升值,但最近股市稍微平穩下來、美元也貶值一些;「川普希望」已反映在股匯市,接下來就要看川普的政策。

中美貿易戰 台商會被掃到

「川普經濟學」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反思全球貿易,以前大家都說貿易讓兩國受惠,沒考慮到產業外移問題,像「台灣接單、海外生產」,就對勞工、就業造成影響。雖然現在美國就業不錯、失業率低,但勞動參與率一直下降,為了吸引製造業回流,川普真的會降稅,但降稅幅度應不會像原本講的那麼大,因為美國財政狀況不好,財政擴張政策空間有限。

雖然美國製造業不可能大量回流,因為成本差了八倍、十倍,但有些自動化的、貼近市場的,可能提高在美設廠意願,而且至少可以減少產業外移,加上川普要擴大基礎建設,所以今年美國經濟可望溫和上漲;預期Fed(聯準會)今年升息二至三次、每次一碼,等於升息○.五至○.七五個百分點,資金將回到美國,所以大家期待今年美股是比較高的水準,美元則是相對升值。

不過,「川普希望」也帶來「川普風險」,第一個就是「川普通膨」,通膨之後美元升值,對美國貿易又是一個傷害,且會加劇貿易摩擦;所以川普用的商業部長、貿易委員會等,都是比較偏向保護政策的;但也有人認為,美國一直都把貿易當成談判籌碼,不會真的課徵懲罰性關稅,但接下來的貿易衝突還是難免。

川普絕對會進行貿易戰,絕對會挑戰中國,但他會隨時修正,選民也不會怪他,因為他本來就不是傳統型政治人物。現在要讓川普的支持率不要大幅下滑,就是製造一些亮點,例如福特、蘋果回美設廠;然後是資金回流,但錢會跑得比實質投資快,所以會有「川普泡沫」。因此,川普政策實施後,預期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不錯,下半年大概就平緩,明、後年則看得比較弱一點,因為這是會引發通膨的經濟成長模式,明年「川普泡沫」可能就會形成。

若無2成回流 台灣反受害

問:「川普經濟學」將對台灣造成什麼影響?

答:川普的貿易戰會對著中國,台灣就會被影響。川普認為中國操縱人民幣,台灣也可能被列入;川普可能對中國出口採取防衛措施,台灣也會被掃到,因為許多台商從中國出口。因此,川普當選後,美股漲了近十%,台股幾乎沒什麼漲,對台灣而言,川普希望被川普風險抵銷了,美國經濟好轉對台灣是正面的,但台灣可能被列入匯率操縱國或被貿易戰波及,所以台股是平盤表現,因為正面與負面效應抵銷。

川普打貿易戰是要對選民交代,因為一般民眾真的認為中國跟亞洲國家搶走他們的工作,但我不認為貿易戰會全面開打,那麼重的懲罰性關稅將導致兩敗俱傷;不過,川普可藉此拉高談判籌碼,例如中國對出口有一些隱性補貼,必須吐一點回去給美國。因此,中國對美出口勢必減緩,台灣很多「三角貿易」(台灣接單、中國生產)會被影響,現在台商在中國要被查稅,貿易戰又會被掃到。

另外,Fed升息在所難免,Fed主席葉倫今年可能是任期最後一年,她本來就將利率正常化當成目標。Fed升息加上川普降稅,資金會被吸引到美國,對亞洲國家及新興市場是不好的訊號。

問:面對即將來臨的「川普效應」,企業及政府應如何因應?

答:中國生產成本提高,還有查稅,現在又有貿易戰,台商可以的就到美國,如果品牌供應鏈要求你去,勢必得配合去美國設個廠,但這是少數,大部分可能移往東南亞,其實台商早就這樣做了。現在的問題是,怎麼沒有吸引台商回來?

事實上,以目前的政策,我也不願意回來。企業生產要有彈性,一例一休上路,台灣怎麼加班?成本增加多少?而且,今年要年金改革,年金是要改革,但勞保費率要提高到十八.五%,雇主負擔七成;加上營所稅可能提高,企業負擔就更重。台灣在最好的時候沒有做一些改革,現在不好又要做很多改革,但現在體質無法禁得起,所以每次改革引發的負面都大於正面,像一例一休。

我們現在可說在一個懸崖裡,過去成功的已經搬走了,現在想要創新,創新是要做,但要驅動經濟沒那麼快,四年、八年也不一定看到效果。台灣還是要有製造業,川普效應加大台商搬移動力,這一波台商的搬移,如果十%去美國,我們要想辦法至少吸引二十%回來,但目前的政策造成困難。

如果沒有辦法吸引台商回來,川普效應對台灣的影響就是負面大於正面,因為在台商轉移的過程,台灣沒有分到。我們要想辦法吸引一些台商回來,例如弄一個特區或工業區,提供租稅優惠等,現在先不要談稅改,把一年超徵的稅收一千多億元,拿來做一次性或特別性降稅,例如,只要回來台灣買自動化機器設備就給予租稅減免。

台灣接單、海外生產 須改變

我們要承認一個事實,台灣還是需要製造業及出口,這是經濟的最大驅動,然後再帶動內需消費。台灣經濟病因出在「台灣接單、海外生產」,GDP分配資方的比率提高、分配勞工的比率降低,就是三角貿易造成的,台灣經濟衰退的根源就在這裡,雖然「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有賺錢,但沒在台灣生產,所以勞工沒有分到,只有企業分到。

問:今年英國將啟動脫歐,後續影響為何?今年是否還會出現其他「黑天鵝」?

答:英國脫歐三月啟動,為時兩年,對英國影響比較大,英國原來是歐洲金融中心,有些企業在那邊設歐洲總部,一旦脫歐,沒有關稅減免好處,可能就跑到法蘭克福、巴黎等。至於對歐盟的影響,單單一個國家脫歐影響不大,但今年德國、法國及荷蘭都有大選,這是歐盟很重要的三國,選舉結果若是極右派勝出,可能產生變數,影響歐元區的穩定。

今年還有一個變數,就是中國債務問題,中國經濟遠比官方數據差,加上明年十九大換屆,所以中國一直想拉抬股市、塑造一個榮景,現在嚴格管制資金外移,就是一個警訊;中國還有房地產泡沫問題,所以現在又開始管制,但可用的工具愈來愈少。中國債務問題加上房地產泡沫,我不敢稱為「黑天鵝」,但確實會抑制中國經濟成長,這些風險會因為川普效應而加大,因為川普要跟中國抗衡,台灣就會被掃到。

分享: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