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專題報導  >>>【紙上辯論】
公投核廢場 劉櫂豪黃健庭對嗆 【2009-10-15】
(左)劉櫂豪(右)黃健庭(圖:記者王秀亭、黃明堂)
黃健庭小檔案
劉櫂豪小檔案
台東縣選情「數」讀

在縣長鄺麗貞於選舉登記最後日宣布棄選後,台東縣長選戰成為藍綠對決,代表國民黨的是擁有十餘年中央民代資歷的黃健庭,代表民進黨的劉櫂豪曾兩度以無黨籍問鼎縣長失利,此次首度以民進黨身分三度叩關。雙方在紙上辯論激烈詰問對方,尤其在明年公投的核廢場選址問題上。

劉櫂豪問:澎湖博弈公投未過,顯示人民對於土地及居住自主權的重視。你擔任立委期間,為何不為維護台東後代子孫權益極力阻擋核廢?身為民代,為何不直接阻擋公投?反而促成公投?

黃健庭答:核廢料儲存場址的問題個人相當關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從堅持將公投機制放進選址條例,到今年在候選場址公聽會表示個人這一票一定反對,可看出這幾年來,盡全力阻擋核廢料最終處置場設在台東的,正是健庭。

九十二年四月傳出大武鄉為核廢料最終處置場最有可能的地點,六月民進黨不惜以偷渡方式提前審查選址條例,在我極力阻擋下闖關失敗。九十五年,選址條例納入健庭提案的公投機制,至此,核廢料問題不能由少數人專斷,何嘗不是健庭為阻擋核廢料最終處置場設在台東所做的努力!

劉先生問健庭為什麼不直接阻擋公投?反而促成公投?你有此問,才是「未能重視人民對於土地及居住環境的自主權」。劉先生請想想,為什麼健庭在民進黨執政、徐慶元任縣長時,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挺身阻擋,是誰要把核廢料最終處置場設在台東?當時如有你支持,相信健庭一路走來不會如此孤單!

黃健庭問:你任副縣長時,協助縣長徐慶元推動焚化爐興建案及引進核廢料貯存場,你如當縣長,是否會繼續執行你在副縣長任內的一貫立場,繼續推動這兩項政策?

劉櫂豪答:我堅決反對核廢設址在台東,即使縣長不幹,也要站在第一線反對到底。核廢問題一直是台東人的夢魘,台電在民國六十三年蘭嶼核廢料貯存場選址,就是黃委員父親黃鏡峰縣長任內的錯誤決定,難道黃委員家族不應為台東始終無法脫離核廢夢魘而負責。

核廢最終處置場選址先在中央決定,才由地方公投,黃委員應先在中央阻擋台電將台東做為場址之一,但看不出你有強硬的表現,是否與六十三年令尊做出錯誤第一步有關。

焚化爐部份,九十五年選舉時已明確表明反對焚化爐營運,何來推動之說,對鄺縣長不營運的態度,我會繼續下去。且焚化爐營運為國民黨時期的政策,與任副縣長期間無關,僅能就既成的建物表達反對立場,未來達和公司可能再提出仲裁,更需要一個懂法律的縣長及法律團隊迎戰。

劉問:候選人一審判決有罪縱使當選亦將停職,為避免吳俊立事件重演,若黃委員求刑十年之貪污罪成立,是否會退選?

貪污遭訴退選?

黃強調自信清白才參選

黃答:健庭就是對自己清白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才會決定參選,要是健庭對自己沒信心,大可繼續當立委,不會因鄉親勸進而參選縣長,這是淺而易懂的道理,健庭在此不贅言。

這個議題在國民黨初選階段,也有人以此質疑,但健庭從政以來,不收紅包、不包攬工程,鄉親已有定見,初選結果證明鄉親對健庭的清廉深具信心。劉先生關心的退選問題,是多餘的擔心。

黃問:你在徐慶元當縣長時,以民進黨籍擔任副縣長,那時民進黨執政,你都沒能為台東從中央爭取到資源,現在是國民黨執政,你如當縣長,如何能為台東爭取中央資源?

劉答:副縣長任內,雖為幕僚,卻竭盡所能為台東爭取許多資源,包括南迴公路拓寬、富岡漁港擴建及舊鐵道自行車步道等,皆為縣府團隊努力爭取而來。

人民投票是選人,非選黨,對縣長的期待,大於對政黨期待,高雄建設大躍進有目共睹,還成功主辦世運會,提高國際知名度,即政黨輪替帶來的好處。

我要擔任的是「全民縣長」,非政黨的縣長,若因黨派私利而犧牲全民福祉,反而將為全民所唾棄。

劉問:你曾為鄺競選總幹事,向台東縣民保證鄺為「最佳縣長候選人」,然而,鄺卻是全國滿意度最低的縣長。你也曾在黨內初選前表示不會與吳俊立、鄺麗貞競爭,當初承諾如今付諸東流,請問黃委員「是否會向全體台東縣民以及鄺致歉呢」?

選舉才回台東?

劉反指黃權貴子弟空降

黃答:個人因國民黨從政黨員身分,曾任鄺縣長競選總幹事,當時健庭比較劉先生與鄺縣長兩位候選人,認定鄺為「最佳縣長候選人」。就選舉結果看,鄉親也認同當時健庭看法。

至於你提到健庭在黨內初選前表示不會出來與吳俊立、鄺麗貞競爭,正確說法是,當時個人對外界詢問曾表示「沒有參選的意願」。這種單純意願的表述,非對何人有承諾。而後鄉親不斷勸進,健庭只能交由民意決定,經黨內初選,證實台東鄉親對健庭有期待,至此,健庭別無選擇,必須擔負責任,也有充分信心,不負鄉親所託。

黃問:你四年前落選後就離開台東,到了選舉又回來,這樣不在地方努力付出,這種投機心態,如何獲得選民認同?

劉答:這個問題不值得回答,提醒黃委員,您父親黃鏡峰任縣長時,就在「任期未滿」調任糧食局,在黃立委讀國中時「舉家」北遷。隔了一、二十年,再以一個「從未在台東服務過」的權貴子弟,空降台東,參與國代選舉,從此平步青雲。

但每個人有各自的家庭環境,不多做討論,若以誰在台東最久,自己除唸大學、當法官外,從未離開台東。四年前兩度參選縣長落選後,身心俱疲,經短暫休息,即在台東市開設律師事務所,以法律專長貼近民意。

資料來源 - 中選會所有資料以中央選舉委員會為準   回上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