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風災.新聞專區
 災情快報 | 救援專區 | 綜合新聞 | 台中 | 南投 | 彰化 | 雲林 | 嘉義 | 高雄 | 台東 | 屏東 | 台南
綜合新聞
88風災災民口述系列報導/土石流衝家園 倉皇逃難 蘇柏宗 悲喜交集迎新生【2011-08-06】
兩年前這棟平房幾乎快被土石淹埋。(記者吳俊鋒攝)
當了外公的蘇柏宗(右),照顧孫子是目前最大樂事。(記者吳俊鋒攝)

「這是一輩子的恩情,永遠都還不清…」莫拉克之後,願意撤離部落的居民都已輾轉進住大愛園區,兩年來,新環境的適應還順利,母親過世、外孫誕生,悲傷與歡喜都有,風災當時各界對我們的援助,迄今仍感念在心。

撤離部落 感念外界幫忙

雖然已經搬到玉井,但耕種地都在羌黃坑附近,尤其正值檨仔採收期,幾乎每天都得重返部落農忙,山林、果園、包裝場等,與從前一樣進出頻繁,唯獨老家回不去,心裡感觸很深。

前年的父親節晚上,莫拉克挾帶暴雨,部落附近造成嚴重山崩,土石流傾洩而下,即將沖進社區,巡守隊發現得早,趕緊通報,在派出所員警的協助下,我帶著家人跟其他住戶一起撤離,倉皇逃難中,東西都來不及帶。

幾天後,大家陸續回到羌黃坑,看到堆積如山的土石,以及被撞毀、甚至掩埋的房舍,才知道事態嚴重,更慶幸自己撤離得早,若像小林村一樣災情發生於深夜,每個人都已就寢…。兩年了,現在回想起來,「猶是感覺真恐怖」。

莫拉克發生之際,阿母胡丹已八十七歲高齡,受到土石流驚嚇,晚上都無法入眠,由於當時是由巡邏車護送下山,大家對派出所的員警都有一份信任感,我特地找來警察外套掛在房間內,她果然較能安心入睡。

我們一家六口撤離老家,先後住過活動中心、安和南化給水廠的宿舍,去年農曆九月,再搬到慈濟興建完工的永久屋家園定居。只是生平首度被迫離鄉,竟從此再也回不去,對老一輩而言,當然很難割捨這份家園的情感,我常利用農忙後,載阿母重返羌黃坑,眼見傾頹、殘破的房子,無力守護,她心情激動,我也會跟著濕紅眼眶。

走過母喪 迎外孫誕生

家是一種寄託,活著時回不去,至少死了要在那裡走完最後一程,阿母今年初因蜂窩性組織炎併發器官衰竭過世,我們將她大體移往羌黃坑老家,守靈二十幾天,辦好喪事。

回羌黃坑祖厝辦後事,其實是阿母生前特別交代的心願,那時候我們才深刻體會到,原來她最放不下的,除了兒孫之外,還有這份對故鄉的思念之情。

走過喪母低潮,女兒今年六月份為我添了個外孫,第一次當阿公,當然很開心,而這也是大愛園區首位新生兒,對災民們而言,應該算雙喜臨門吧!

迄今,只要天氣狀況一不對,總是特別會警覺,深怕災難重來,有次在羌黃坑的集貨場,突然下起大雨,鐵皮厝屋頂「霹哩啪啦」地作響,連續半個鐘頭未歇,讓人心驚膽跳,擱著還未包裝的芒果,拔腿就跑。

兩年來,各界一直在幫忙、照顧,我們都很感激,不敢有要求,由於災民幾乎都是「做實人」(務農),只希望採收期時,政府能允許部落老家可以借住一、兩天,方便農忙,不用再日 夜奔波。

(蘇柏宗口述,記者吳俊鋒整理)

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 自由時報 八八水災愛心捐款活動公告
救援專區
救援物資網路串連
捐款帳戶志工招募
民眾濟助.各部會重建濟助